快速赛车开奖app|快速赛车游戏

 

第十一章 三強之爭(下)

    哈爾、凱斯、貝貝莉、安蒂兒,雖說一直全神貫注地圍攻瓦帝斯,但對莉莉絲那邊的戰局,亦是多留一份心眼,多添一份注意。

    此刻聽到主裁判的突然宣判,俱是心里一震。

    那邊的局勢,已在不知不覺間,對這邊造成無法想象的影響。

    悄沒聲息地對碰了一下眼神后,土法貝貝莉悄然退出了圍攻瓦帝斯的戰團。

    忽地轉(身shēn),竟對著莉莉絲的方向,開始念誦咒語。

    一面接著一面,厚實無比的土場,隨著咒語聲接踵破地而出,橫行在莉莉絲與混戰團體之間。

    而貝貝莉做完這一切,卻沒有回到圍攻瓦帝斯的隊列當中,反是謹慎萬分地注視著莉莉絲的一舉一動。

    即使莉莉絲現在沒有一點進攻的意思,但是誰也不曉得,她什么時候會忽然改變心意。

    只有女人才會真正懂得女人。

    同為女人的貝貝莉,深知女人善變這一道理,因為她自己亦是很容易就改變初衷。

    所以,貝貝莉對莉莉絲不得不防。

    四人圍攻之勢,似乎因為莉莉絲勝利,在頃刻間冰消瓦解。

    按理來說,瓦帝斯應該壓力大減,可以松上一口氣。

    但瓦帝斯面上的表(情qíng),似乎變得更為繃緊,更為冷酷,眼神中除了不含一絲感(情qíng)的冰冷外,竟生出前所未有的警惕。

    這一點,希恩卻大為欣賞。

    要知貝貝莉眼下的舉動,表面上是阻止莉莉絲進入戰圈,但實質上亦有為其他三人爭取時間之意。

    接下來,繼續圍攻瓦帝斯的三人,只怕會不計后果,不惜代價,發動一波駭人至極的可怕攻勢。

    瓦帝斯雙眼冷芒閃現,肌(肉ròu)收緊,(身shēn)子微微彎曲,像一只隨時會暴起傷人的豹子一樣。

    “來吧。”看向凱斯的方向,有點嗜血的((舔tiǎn)tiǎn)了((舔tiǎn)tiǎn)嘴唇,極為難得說了兩個字。

    凱斯修煉的雖是水系斗氣,但一(身shēn)的火氣,卻并無因此減少。

    這刻一聽瓦帝斯的挑釁,更是分外眼紅,火氣急竄,直上心頭。

    他有生以來第一次在別人面前,如此丟人現眼,居然被區區一個冰盾就擋了下來,當真是丟人丟到姥姥家了。

    越是這么想,凱斯心中的怒火越盛。

    急怒攻心之下,跟其他兩個人匆匆打了個眼色后,人已迫不及待地沖上前去,誓要將瓦帝斯帶給自己的屈辱數倍奉還。

    一起手就是一副完全放棄防守,拼命相搏的架勢。長劍帶著洶涌激((蕩dàng)dàng)的水斗氣,怒濤拍岸般斬向了瓦帝斯。

    瓦帝斯一看凱斯這有去沒回,舍(身shēn)擊敵的勢子,登時眉頭緊皺,知道絕不能退縮閃避。

    水系斗氣一大講究就是勢疊勢,浪接浪,一波更比一波強。

    當下凱斯已展開了架勢,擺明要以長江大河般,連綿不絕的劍勢,將自己徹底擊敗。

    假如一味防守,只能讓凱斯越打越順,勢子越疊越盛,劍擊的威力越加強大,到時再想還擊,恐怕已積重難返,無從下手。

    所以勝負的關鍵,就在這刻,必須要在凱斯完全放開手腳,大展排山倒海,壓頂摧崖之勢前,將其擊倒。

    每到緊要關頭,總會天馬行空,創出新戰術的瓦帝斯,又一次顛覆常理,做出了一個其他魔法師,連做夢都不敢想象的動作。

    只見他一邊默念咒語,一邊快速疾跑,迎面沖向已經殺到(身shēn)前的凱斯。

    對面殺至的凱斯心中一驚,顯然也被瓦帝斯如此生猛的舉動,著實嚇了一跳。

    這瓦帝斯竟膽大包天到了這般地步。

    居然以魔法師之(身shēn),近(身shēn)挑戰武者,還要赤手空拳,迎上自己手中鋒利的長劍。

    凱斯怒氣上涌,幾(欲yù)沖頂而出,這瓦斯也太不把自己放在心上。心中不(禁jìn)咆哮道,“來得正好,還怕你要躲。”

    臉上輕蔑一笑,手底下卻一點也不慢。長劍借著沖力,由下往上一挑,帶起一層蒙蒙的水氣,直斬瓦帝斯的(胸xiōng)前。

    瓦帝斯長劍臨體的一剎那,近乎奇跡地微微側了側(身shēn),而他的咒語,亦剛好在這千鈞一發之際完成。

    一面帶著詭異弧度的冰盾,竟似貼著瓦帝斯的前(胸xiōng)長了出來。

    凱斯勢大力沉的一劍,斬在這個鬼神莫測的冰盾之上,居然不是直接砍進去,而是擦著冰盾的弧度滑偏了。

    大驚失色之余,凱斯(胸xiōng)口更是說不出的難受滯悶。

    竭盡全力的一擊,竟好像被人牽引著,直接打到空氣之上一般。那種使錯力度的虛((蕩dàng)dàng)感覺,激得全(身shēn)的氣血,亦(禁jìn)不住一陣劇烈翻滾。

    不過,久經鍛煉的凱斯,也不是泛泛之輩,此時立即表現出極佳的戰斗素養。

    強壓(身shēn)體極度不適之感,剛剛滑偏的長劍,隨著手腕用力一抖,一擊反手劍,已由下往上切向,上一刻才巧妙避過重手斬擊的瓦帝斯。

    突然之間,凱斯感到一陣鉆心的劇痛,痛徹心腑,簡直就似被人拿著刀,一刀捅進心臟一般。

    反手斬出的一劍,條地變得綿軟無力,輕而易舉就被瓦帝斯那根神出鬼沒的冰棍從容架住。

    整只右腳突地一陣麻木,似乎連半點知覺也沒有。

    凱斯頓時駭然失色,心慌意亂地低頭往下一看,再也忍不住狠狠倒抽了一口涼氣。

    一根尖銳霜寒的冰刺,不知何時,以一個極為刁鉆的角度,先是刺穿了自己的右腳腳掌,再硬生生地插進右腳的小腿骨。

    “好狠的手段!好狠心的人!”凱斯心中又驚又怒,又急又氣,同時還生出一種莫可名狀的畏懼。

    所有的一切,都發生在眨眼之間,快得似讓人透不過氣來。

    等到安蒂兒和哈爾反應過來,卻已成定局。

    瓦帝斯只用了一句話,就令凱斯怒發沖冠,忘乎所以,一意孤行,更使三人聯手之勢不攻自破,轉瞬化為無形,變成凱斯單打獨斗之局。

    最為讓安蒂兒和哈爾接受不了的是,三人之中的一人,不單已然喪失移動的能力,而且傷勢還頗為嚴重。

    這下連自保都成了問題,哪能還指望他有其他建樹。

    困局得脫,瓦帝斯這時簡直好比蛟龍入海,猛虎回林。

    凱斯右腳依然完全沒有任何知覺,但他卻知道越是沒有痛感,傷勢就越不容樂觀。

    看來右腳不止受了極為嚴重的創傷,只怕肌(肉ròu)、甚至神經都已被凍傷。而一旦凍入骨髓,更是會落下不可彌補的舊傷。

    當務之急,莫過于認輸出局,療傷靜養。

    不過,凱斯心有不甘、不忿,(胸xiōng)溢怒氣,滿腦子俱是報仇雪恨的念頭,一臉怒容,咬牙切齒地看著以冰棍架住自己長劍的瓦帝斯。

    但當凱斯被怒火遮蔽的雙眼,對上瓦帝斯冷冽無比的眼神時,凱斯思維驟清,心頭霍然一震,不可遏制地莫名抽緊。

    瓦帝斯冷意四溢的雙瞳中,流露出的不是激動,也不是欣喜,而是一種毫無感(情qíng)起伏,從容在握的可怕神色。

    不妙!不妥!

    凱斯絕對不是一個什么都不懂的菜鳥,僅從瓦帝斯這個眼神,凱斯便可推知瓦帝斯還留有余力。

重要聲明:小說《最后的霸氣》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十一章 三強之爭(下)手機閱讀

快速赛车开奖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