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赛车开奖app|快速赛车游戏

 

第四章 愛恨交纏

    芬黛王妃的心已被刺得體無完膚,她的心在滴著淚,滴著血。

    她忽然發現這一切,原來都是一個局,一個很復雜、很離奇、而又很驚人的騙局。

    這是一個他自編自導自演的騙局。

    他雖然欺騙了她,可她偏偏連一點恨意,也生不起來。

    因為這個騙局,本就是為她而生,為她而設,為她而延續。

    何況他對她,也絕沒有任何一點虧負,他簡直已將她捧成天上的明月。

    (愛ài)能造就一切。

    因為(愛ài),所以才有了這個既復雜、又離奇的驚人騙局。

    (熱rè)淚又從蒼白的俏臉滑落。

    芬黛王妃心里的那條繩子,突然把她絞得很緊很緊,緊得連她幾乎也透不過氣來。

    她寫滿痛苦的臉容更見扭曲,她顫著聲問道:“他……他為什么要這樣做?”

    希恩深深吸了口氣,再徐徐嘆了出來,嘆息道:“他心里一直對你有所愧悔,有所歉疚,這是他對你愧悔、歉疚的補償。”

    芬黛王妃扭曲的玉容,條地露出了猙獰、怨毒之意,她咬牙切齒地恨聲道:“補償……補償……他能夠補償些什么?”

    她眼里的淚已止住,此時正(射shè)出濃濃怨恨之色,瞪視著希恩,一字一字(陰yīn)狠地道:“他根本就補償不了!”

    她本應(嬌jiāo)媚柔美的玉容,此刻看起來,竟變得說不出的猙獰與可怖,她的臉剛才是因痛苦而扭曲,現在卻是因仇恨而猙獰。

    希恩默默地看著她令人心寒的容顏。長長嘆了口氣,緩緩道:“人命確實是不能補償。”

    他的目光忽地變得很深遠。他的語氣亦變得很深沉,道:“無論付出多少的代價。也換不回一個人的生命。”

    希恩又再嘆了口氣,沉聲道:“何況這不是一個人的生命,而是一個家族,一百零一條活生生的生命。”

    芬黛王妃眼里的憎恨、怨毒之色更濃,她因仇恨而猙獰的臉容,也使人更感到心悸與膽寒。

    但希恩卻像沒有受到絲毫影響,他的眼睛仍看著她的臉,注視她的眼,他的語氣仍低沉而平緩。道:“這些無辜的生命中,只有一個人是真正該殺的。”

    芬黛王妃眼里瘋狂的怨恨之色,似要透眼而出,她狠狠地瞪視著希恩,冰冷地道:“誰該殺?”

    希恩緊鎖著她瘋狂而怨毒的眸光,一字一字有力地道:“你的父親!”

    芬黛王妃聞言,先是全(身shēn)一僵,但很快她就反應過來。

    她的臉容變得更形猙獰與可怖,軀體也在瘋狂的扭動。震顫,激動不已地道:“你說什么!你在說什么?!”

    希恩的眼光忽地冰冷了起來,他冷冷地看著她,寒聲道:“你的父親。做了和你一件相同的事,他謀害了一位君王。”

    芬黛王妃整個人都似怔住了,她的目光呆滯般。動也不動地瞪著希恩。

    希恩的眼睛里忽然透出一種奇異的亮光,道:“之前我仍有一點想不通的。但你卻告訴了我一件事。”

    希恩眼神又再轉冷,他看著芬黛王妃。冷冷地道:“你告訴了我,你們家族的秘密。”

    希恩不讓她有截斷他說話的機會,很快的接著道:“以老國王強健雄壯的體魄,他不會正值壯年,就得病而亡。”

    希恩的眼神雖冰冷,但內里卻有一種驚人的芒彩在透出,“他病得實在太過離奇,不但之前毫無預兆,而且一病就病倒了。”

    梅花嬤嬤好像猜到希恩的意思,她的一雙美眸,已帶著震驚之色,條然投向了他。

    只聽希恩緩緩地續道:“他這一倒下,就只能一直躺在(床chuáng)上,再也不能站起來了。”

    他眼里的芒彩更盛,可聲音卻變得寒若冷冰,道:“他得的壓根就不是病,他而是中了毒。”

    希恩冷冷地注視著芬黛王妃,一字一字道:“你們家族特有的混毒。”

    他忽又長長嘆了口氣,帶著點落寞之意,道:“所以御醫根本就無法治好他,因為他們解不了你們特有的混毒。”

    芬黛王妃呆瞪著希恩,似乎已不能說話。

    過了一會,她的人又變得激動起來,她搖著頭尖聲道:“你說謊,你在騙奴家!”

    希恩深深地看著她,字字有力地道:“不要忘記了你父親,當年是支持哪位王子的。”

    芬黛王妃腦海中已隱隱有了個印象,她突然間又說不出話來。

    希恩凝視著芬黛王妃隱現思索之色的雙眸,道:“如果你想不起來,我可以提醒一下你,他當年支持的是,是大王子(殿diàn)下。”

    希恩眼里忽又生出了種奇特的神采,他的語調也變得有點奇詭的味道,“皇位本來就是屬于大王子的,大王子也是個很受(愛ài)戴的人。”

    希恩語氣中的奇詭之意,條忽之間更盛幾分,道:“大王子的人很好很完美,完美得已讓人沒法挑出他的缺點。”

    希恩嘴邊悄然露出了一絲笑意,這絲笑意很奇特,很詭秘,道:“但你該知道,一個人若是太過完美,這完美本(身shēn)就是一個很大的問題。”

    希恩又玄奇地笑了笑,道:“睿智的老國王,終于在某一天,真正發現了這個問題。”

    他臉上的笑容條地一變,變得像冰一樣冷,奇異的眼神也同樣瞬間冷了下來,沉聲道:“于是你父親就和大王子,密謀如何去對付他。”

    希恩眼里的冷意,像一把無(情qíng)的尖刀,狠狠地刺到芬黛王妃已顯得疲憊、脆弱的心靈深處。

    她整個人忽然又似被一股說不出,理不明的透心寒意所包裹。

    他瞬也不瞬地盯著芬黛王妃,冷厲地接著道:“他們最終決定用混毒,將老國王神不知鬼不覺地除去。”

    希恩忽又嘆息一聲,道:“這一點,只怕你比我的體會還深,因為你也差點快要成功了。”

    芬黛王妃的軀體再次顫抖起來,她的手足、她的(身shēn)子、她的心,都只能感到一片冰冰涼涼。

    好厲害的一對父女!

    這一對父女,險些就連續毒殺了兩代的君王。

    梅花嬤嬤聽到此處,也不(禁jìn)長長出了口氣,心中嘆道:“果然毒父無善女,有什么樣的父親,便一定有什么樣的女兒。”

    此時,芬黛王妃又再聽得希恩充滿感嘆意味的話語,“可是國王臨死前,還是知道了他們的(奸jiān)計。”

    希恩悠悠一嘆,續道:“大王子本該名正言順、唾手可得的皇位,始終沒有落在他的手里。”(未完待續。。)

重要聲明:小說《最后的霸氣》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四章 愛恨交纏手機閱讀

快速赛车开奖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