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赛车开奖app|快速赛车游戏

 

第十三章 濃煙阻蜂

    一號淡淡的目光,從火把移到希恩(身shēn)上。

    無論什么時候,無論面對什么(情qíng)況,一號好像亦只會露出一副如此淡然的樣子。

    希恩的頭皮仍在發麻,但他心中一點也不慌,他的動作更不見一絲惶急。

    他此刻慢悠悠地從懷里掏出一小包東西。

    他的懷里,好像一直都藏著很多東西,這些東西不單有用極了,而且還可以應付各種危急的突發(情qíng)況。

    希恩沒有回頭,但他已看到背后的重重蜂影,也聽到一浪接一浪,越漸((逼bī)bī)近的密集蜂鳴。

    它們來得很快,但希恩的動作,反一點也不見加快,他仍保持著某種慢悠悠的頻率。

    火把里的火,還是被借了出來,被希恩借出來,就點到那包東西的一角。

    希恩沒有揭開那包東西,除了希恩自己,誰也不知道里面,究竟包裹著什么東西。

    密集得驚人的先頭部隊,忽地從岔口像堵不透風的墻般壓迫而來,墻移動得極快,極急,極具威勢。

    可更嚇人的還在后頭,蜂墻之后竟仍有蜂墻,后一面的蜂墻之后,還貼著另一面的蜂墻,數也數不清的蜂墻,壓根看不到邊際。

    整個蜂群就像一道不可阻擋的洪流,瞬間穿過岔口,向著希恩他們洶涌拍擊過去。

    洪流眨眼就充塞了整個通道,威勢駭人之至,似擋無可擋,避無可避。

    濃煙就在這個緊急萬分的要命時刻,毫無一點先兆地滾滾升起。

    蜂群來得固然是又快又急。但濃煙蔓延的速度。卻要比蜂群還驟急上幾分。

    幾乎是濃煙剛起的剎那。希恩他們所立之處,便已被灰氣彌漫的濃煙覆蓋包圍。

    洪流雖迅急狂暴,可行進間卻井然有序,前后明晰,這時竟繞濃煙而不入,化作兩列滔滔之流,向兩邊分奔而去。

    蜂群終于遠去,危險亦已解除。

    濃煙漸散。徐徐現出希恩三人的(身shēn)影。

    希恩當然不會被濃煙熏到,煙是他放的,他自然準備充足,有備無患。

    此時,他才慢慢松開捂著鼻子的濕巾。

    誰也不知道希恩從哪里找來的毛巾,也不知道他從何處覓來的水,滾滾的濃煙,不但阻擋了蜂群,也阻隔了視線。

    一號既不氣喘,亦不咳嗽。他的臉色仍是云淡風輕的樣子,似乎這濃烈的灰煙。竟對他沒有絲毫的影響。

    一號像個沒事人一樣,可薩維卻反而大遭其罪。

    他的雙眼被濃煙熏得通紅,而他的咽喉,也似乎因為吸入過量的濃煙,以至他現在呼吸不暢,低咳不斷。

    希恩目露奇怪之色,看向了薩維,這最不該受到影響的人,為什么會反受其害?

    難道白雪還會怕濃煙?

    希恩的眼里好像忽然有了光,他似是想到了點什么。

    一號沒有轉向薩維,可他卻用眼角的余光,不著痕跡地瞟了薩維一眼,顯然他好像也看出了點異樣。

    薩維好不容易才緩過一口氣,他眼簾一抬,白瞳已瞪向了希恩,內里正(射shè)出濃濃的冷意。

    只不過,他沒有說話,因為他實在說不出責怪的話來。

    人在極度危急的(情qíng)況下,只要他沒有真正傷害到其他人,無論他做出點什么,亦是(情qíng)有可原的。

    薩維心里已有點后悔。

    他究竟在后悔點什么?

    他是不是后悔自己沒有親自出手?

    假若他親自出手,他是否還會如眼下般露出苦態?

    世上最不該做的事,就是讓自己后悔的事,可薩維偏偏做了。

    眼下他又咳了起來,他的咽喉好像極不舒服,咳了一陣,他再也忍不住,立馬問道:“這是什么鬼煙?”

    希恩眼里的奇怪之色仍未褪去,又看了他一眼,道:“養蜂人用的驅蜂煙。”

    希恩答得很快,也很理所當然。

    薩維的臉容卻微微一僵,他冷漠的白瞳里,不由得露出了絲訝異的神采,他邊咳邊道:“你……咳……咳……你為什么……會有那鬼東西?”

    希恩眨了眨眼,道:“若是沒有那東西,我們現在能好生生地站在這里嗎?”

    薩維眼神一怔,似已說不出話來。

    希恩忽然摸了摸頭,又看了看薩維,道:“要不我給你開服藥?”

    薩維瞪視著希恩,突又咳意上涌,連續咳了三聲,才道:“你會開藥?”

    希恩微微一笑,道:“我是藥劑師。”

    當咽喉發癢,癢意竄動的時候,當真是連忍都沒法可忍,薩維又咳了幾聲,深深看了希恩一眼,道:“你會開點什么藥?”

    希恩細細地看了薩維幾眼,道:“止咳通氣的藥。”

    薩維注視著希恩,眼中忽地露出奇異的神色,緩緩道:“藥對我沒用。”

    話剛說完,他又咳了起來,他的眼因為咳嗽的原因,似乎變得更加通紅。

    生病吃藥,藥到病除,對于常人來說,那是再合理不過,但對于擁有白雪之體的薩維來說,(情qíng)況就立即變得不一樣。

    他的咳嗽,看來非但真的止不住,而且還沒藥可治。

    希恩眼珠輕輕一轉,便不再說話。

    在得到某樣東西的時候,自然就會失去另一樣的東西,這世界豈非一直都很公平?

    無論薩維咳與不咳,他仍得繼續前行,邊咳邊前行。

    走著走著,他忽又看向伴在他(身shēn)邊,邁步前行的希恩,道:“你還有那鬼……?”

    也不知薩維說的是“煙”,還是“東西”,反正他還沒來得及說出口,他又咳了起來。

    這次,他咳得好像要比之前的每一次都厲害,眼淚水都快要被他咳出眼睛。

    希恩默默地搖了搖頭,輕輕靠到他(身shēn)邊,幫他拍拍背,順順氣。

    好半響,薩維才又緩了過來,他用雪一般白的手,極快地擦了擦鼻下的流涕與嘴邊的口水。

    然后,他就輕輕掙開希恩的(身shēn)子,往右前走了幾步。

    這位置剛好能擋住希恩的視線,他好像不愿再讓希恩看到他臉上的表(情qíng)。

    希恩沒有去看薩維,只要用上精神力,不管從哪個角度,希恩都能看到薩維臉上的表(情qíng)。

    可希恩仍是沒有去看,他現在正入神地看著自己的左手,他的左手,剛剛幫薩維搓過(胸xiōng)口。

    他的左手上有點什么?

    他用拇指一擦,這東西就像從不存在他的手上似的,只是他的眼里又有了光,深邃奇特的光。(未完待續。。)

重要聲明:小說《最后的霸氣》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十三章 濃煙阻蜂手機閱讀

快速赛车开奖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