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赛车开奖app|快速赛车游戏

 

第3663章攻擊角度

    地獄。

    這是死神來的地方。

    以前死神總是說他是死過好幾次的人,經歷過常人無法忍受的痛苦,但是蘇銳一直不知道站在死神背后的人是誰,也不知道他到底是從何方而來的。

    后來的調查雖然漸漸有了一些眉目,但也僅僅是眉目而已,蘇銳并不知道具體的結果是怎樣的。

    他一直在追尋,一直在迷霧中跌跌撞撞。

    只是,現在,這個結果卻已經在“不經意間”展現在了蘇銳的眼前。

    而且,這種展現方式完全超出了蘇銳的預料,似乎是一個隱藏在虛空中的恐怖巨獸露出了自己獠牙,張開了血盆大口。

    而這血盆大口,似乎都能把宙斯和整個黑暗世界給吞進去。

    “地獄,對嗎?”蘇銳又問了一遍。

    葛倫薩第一遍沒回答,等到蘇銳問第二遍的時候,他淡淡的點了點頭,神(情qíng)之中似乎是有一些復雜,隨后說道:“我們都幫不了宙斯,這一次,他是以自己的能力幫助整個黑暗世界。”

    “我明白。”蘇銳其實已經大概猜到了事(情qíng)的大概輪廓是怎么樣的了,到了他們這種級別,很多東西已經一點就透了,窺一斑而知全豹。

    “雖說光明世界和黑暗世界之間一直取得了微妙的平衡,可是,光明世界的某些居心叵測之徒總是想要把黑暗世界據為己有,從這里分上一杯羹,或者說讓這里成為他們新的增長點,大概就是‘藍海’的意思。”沉默了幾分鐘之后,葛倫薩重又開口說道。

    這句話里面的意思其實已經非常的明顯了——有人想要打破這種制衡,妄圖攪風攪雨。

    “或許,死亡神(殿diàn)就是他們的一個試水之作,對嗎?”蘇銳淡淡的開口了。

    “試水之作……”葛倫薩點了點頭:“這個詞用的真的很好,我很喜歡,也很合適。”

    “可惜了死神。”蘇銳難得為這個死去的老對手而感慨。

    可惜。

    是的,本可以成為一代梟雄,卻最終為人所限制,只能終生隱藏在黑暗之中,甚至……淪為工具。

    或許強者們總是惺惺相惜的。

    蘇銳此時在為了死神而感慨,而死神在臨死之前,同樣對恭子說了一句——他(挺tǐng)好的。

    其實,如果不是命運使然的話,說不定這兩個人還能成為很好的朋友。

    然而,沒有如果,人生就是如此。

    這種時候,稍稍感慨一下是可以的,但是于最終的結果卻并沒有多少幫助。

    “我們也走吧,說不定約蒂維奇已經等急了。”蘇銳的眸光變得非常清冷。

    還有很多事(情qíng)等著自己去處理,每當解決掉一件事(情qíng)的時候,會發現后面還有更加棘手的事(情qíng)又冒出了頭,不過,此時的蘇銳卻充滿了前所未有的決心。

    現在……心中憋了一大口氣,貌似要狠狠出一把才行。

    至于出氣筒,好像就在不遠的地方。

    “起飛吧,去塔林地亞總統府。”蘇銳沉聲說道。

    這一次,他乘坐著帶有神王宮(殿diàn)的直升機,代表的是……整個黑暗世界!

    …………

    約蒂維奇現在誠惶誠恐的等在自己的總統府前,就像是在等待著命運的降臨。

    命運終究是躲不掉的。

    該來的總會來。

    自己做出來的事(情qíng),總要承擔。

    “這算不算是黑暗世界主動進攻主權國家?他們算不算違反了國際公約?”約蒂維奇望著遠空,問道。

    不知道為什么,黑暗世界的直升機遲遲都沒有出現,可按照他們之前的行進速度來說,應該早就已經到了。

    不過,雖然沒看到那些恐怖的直升機集群,但在約蒂維奇心中的不妙感覺卻是越來越強烈。

    “不算,真的不算……”一旁的科西奇上校猶豫了一下,覺得自己現在還是說實話比較好一點,他想著自己之前被抽耳光的模樣,還是斟酌了一下用詞,說道:“總統先生,并沒有任何一條國際公約是針對黑暗世界的,甚至提都不會提起。”

    說完,科西奇上校往旁邊悄悄閃開了兩步,防止總統再來抽自己的耳光。

    聽了這句話之后,約蒂維奇并沒有發怒,而是長長的嘆了一口氣——其實,他已經認命了。

    “也就是說,根本不會有人來幫我們?也沒法把他們定(性xìng)成恐怖分子?那些光明世界的大佬們就不能把黑暗世界當成恐怖組織去對付?”約蒂維奇又說道。

    其實,他的心里面知道答案,但是還是多問了一句,就像是要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樣。

    科西奇上校看了看約蒂維奇,他知道,自己的總統已經是徹底的病急亂投醫了,說起話來甚至已經口不擇言了,于是輕嘆一聲,再度說道:“總統先生,那是一個世界,甚至可以說是我們地球的另外一個位面,從古到今皆有,沒有誰會把一個世界當成恐怖組織的。”

    約蒂維奇輕輕嘆了一聲:“是啊。”

    然而,那一片世界,正在朝著他砸過來。

    浩大磅礴的世界之力,充斥在天地之間,無法抵抗。

    當遠空傳來嗡嗡嗡的聲音之時,早就做好準備的約蒂維奇發現這自己開始有些腿軟了。

    密密麻麻的直升機,鋪天蓋地。

    “總統先生,我們怎么辦,要不要讓防空火力開火?”一旁的中將問道。

    “不……不要開火,不要……”約蒂維奇連忙制止。

    之前他的硬氣已經完完全全的消失不見了。

    不要開火。

    這是個極為明智的選擇。

    如果開火了,那么事(情qíng)就沒有任何回轉的余地了,在場的所有人,都只會擁有一個結果,那就是……死。

    大量的烏云,由遠及近,覆蓋了整片天空,這場景也沉重的壓在每個人的心頭。

    這是示威,這是碾壓,更是讓塔林地亞毫無還手之力的強勢反擊。

    天空都變得肅殺了起來,氣氛壓抑的讓人無法呼吸。

    黑暗世界的直升機編隊已經分散開了,布滿了天空,只要目力所及之處,全部都是這種帶著螺旋槳的鐵甲怪獸。

    它們就這樣懸空著,發出轟隆隆的噪聲,這就像是死神的轟鳴之聲。

    直升機的高度其實并不高,距離地面也就只有六七十米左右,可越是這樣的高度,就越是會給人形成一種極度無解的壓抑感。

    “他們怎么還不降落?”約蒂維奇問道。

    滿眼都是武裝直升機,此時,這位塔林地亞的總統滿心都是無力感,他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反抗,那樣的話,反而會死的更慘。

    沒有人能回答總統的話,因為他們都已經被壓抑的說不出話來了,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誰也不知道這些兇悍的武裝直升機什么時候會發起攻擊,誰也不知道他們會不會用導彈對準他們!

    這么恐怖的直升機群,讓所有人泛起一股對于現代化武器的本能恐懼感,它們懸浮在空中,似乎無時無刻不在散發出一種對于生命的蔑視與嘲諷。

    這才是真正的睥睨天下!

    其實,對于約蒂維奇剛剛的那句問話,答案很簡單。

    黑暗世界的直升機為什么不降落?

    表面上看起來,他們是在示威,可實際上,則是蘇銳正坐在直升機的舷窗之前,望著下方的總統府,始終一言不發。

    他并沒有下達攻擊的命令,所以所有的攻擊直升機都在待命中。

    但是,即便是這種懸空示威,即便是一槍不發,也是在積累著黑暗世界所有人的殺氣,用不了多長時間,他們心中的殺意就會達到頂點,然后毫無保留的爆發出來。

    “這么多直升機,如果……哪怕每一架直升機放出一枚導-彈,也足以把我們的首都夷為平地了!”約蒂維奇(身shēn)邊的那位少將說道。

    雖然同是軍人,但是面對如此強大的空中部隊,他的心中還是泛起了一股深沉的無力感。

    在這種(情qíng)況下,根本就沒法抵抗!只能聽天由命,或者說是……等死!

    他的話剛剛說完,忽然發現,在那龐大的直升機集群之中,忽然最中央的一圈直升機調轉了方向,機頭下壓,和地面呈現出四十五度的夾角。

    這是……攻擊角度!

    緊接著,第二圈的直升機也開始調轉方向,下壓機頭!

    第三圈……第四圈……

    除了最外圈的直升機在對周圍進行著警戒,其他直升機都已經對總統府做出了攻擊的姿態來,密密麻麻,壯觀無比!

    而這些武裝直升機機頭的單管鏈炮,已經瞄準了總統府!

    只要蘇銳一聲令下,一輪齊(射shè),那么下方的所有人都會被撕成碎片的!

    整個首都的民眾都已經開始的四散奔逃,他們或駕車,或騎車,一個個皆是用能找到的所有交通工具,拼了命的遠離這座城市,畢竟誰也不知道接下來這些密密麻麻的直升機會發什么瘋!

    沒有人會認為這是軍事演習,因為根本沒有任何一場演習會充滿這樣的殺氣!

    空氣中似乎到處都充滿了致命的感覺!

    “這是入侵嗎?”有的民眾不(禁jìn)驚慌失措的喊道。

    “不知道算不算,也不知道這些直升機是從哪里來的,不過他們似乎也沒有攻擊平民的打算。”

    “反正還是快點逃跑吧,就算是不攻擊我們,可能也會被波及到。”

    在黑暗世界的龐大直升機集群壓迫之下,到處都是一片慌亂的景象。

    蘇銳卻閉上了眼睛。

    一分鐘之后,他睜開眼睛,眼中精芒消失,一片平靜。

    “開始吧。”他說道。

重要聲明:小說《超級護花天王》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3663章攻擊角度手機閱讀

快速赛车开奖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