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赛车开奖app|快速赛车游戏

 

第2334章此生非邪神不嫁

    “就沒有別的辦法了嗎?”

    顏如雪紅著臉,(嬌jiāo)羞扭捏的向葉天小聲問,頓了頓,又補充道,“我怎么覺得,你剛才提出的辦法,頗有些占便宜的嫌疑。”

    葉天長出一口氣,滿臉苦澀,很是委屈的回應道:“除此之外,再無別的辦法。

    以當今的醫療手段,根本不可能完全修復她的嗓子。”

    夏清瑤神色窘迫,尷尬得無地自容。

    按照葉天剛才的說法,只有通過與葉天接吻,以葉天口中的純陽真氣,注入她的喉嚨里,才能逐步修復受損的嗓子……

    盡管夏清瑤對葉天(情qíng)有獨鐘,芳心暗許,但,當著顏如雪的面,與葉天做出這種親密無間的舉動,還是讓她一時間難以接受。

    顏如雪一聲輕嘆,目光又轉移到夏清瑤(身shēn)上,柔聲征詢夏清瑤的意見,“你是怎么考慮的?

    你愿意接受葉天的治療方式嗎?

    剛才他也說了,以你現在的(情qíng)況,只有盡快接受治療,否則的話,延誤的時間越長,就越是難以修復,即便修復后,也會留下后遺癥。”

    夏清瑤霞飛雙頰,滿面(嬌jiāo)羞,剎那間,腦海中閃爍起無數個念頭。

    她知道顏如雪在葉天心中占據著至高無上的地位,她也知道顏如雪強勢霸道的作風,從顏如雪剛才這話中,她也分析得出:

    顏如雪同意葉天給自己治療,至于說,愿不愿接受葉天的治療,則完全取決于自己。

    感受到顏如雪外冷內(熱rè)的深切關懷,夏清瑤再次覺得心里一暖,稍作沉吟后,沖著顏如雪點了下頭。

    “在這種(情qíng)況下,我應該回避,你們倆單獨留在車上吧。”

    顏如雪淡漠的眼神,掃了一眼葉天,然后又湊到葉天耳邊,壓低聲音道,“但我得警告你,別動歪心思。”

    葉天深感無語的點了下頭。

    見顏如雪要下車,葉天趕緊開口道:“大老婆,你還是留在車內,隨時隨地監督著我吧。

    免得我又犯錯誤。”

    顏如雪沒好氣的瞪了一眼葉天,當著夏清瑤的面,有些話,她也不想說出來,免得讓葉天感到難堪。

    “我打車回去。”顏如雪又說了一句,然后推門下車,攔了一輛出租車,直奔名苑華府而去。

    葉天深吸一口氣,來到后排座位,坐在夏清瑤的(身shēn)邊。

    他從沒想過,自己竟以這種方式,再次與夏清瑤重逢。

    上次在青陽區醫院,見到夏清瑤時,面對夏清瑤的表白,他是拒絕的。

    他不能接受夏清瑤。

    但夏清瑤偏偏對他死纏爛打。

    他以為隨著時間的推移,夏清瑤會逐漸忘了他。

    夏清瑤當年(愛ài)上他,那只是(情qíng)竇初開的少女,對英雄,一廂(情qíng)愿的幻想,而不是真正的(愛ài)(情qíng)。

    所以,這段時間以來,他一直都在有意識的避開夏清瑤。

    即便韓菲跟他通話,提到夏清瑤時,他也盡量繞過有關于夏清瑤的話題。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今(日rì)又在這種場合中,再次遇到夏清瑤。

    夏清瑤遭到人販子劫持,他絕不能袖手旁觀,必須(挺tǐng)(身shēn)而出。

    但,如此一來,會讓夏清瑤誤以為自己對她已經回心轉意,愿意接受她的(愛ài)意……

    葉天搖晃著腦袋,盡可能地將腦海中雜亂無章的思緒,拋到九霄云外,讓自己變得平靜理智。

    從他(身shēn)上散發出的男人味,縈繞在夏清瑤鼻端,則讓夏清瑤芳心亂顫,不能自已,(身shēn)上的某個地方,更是發生了前所未有的變化,忍不住想要撲倒在葉天懷中,將自己的(身shēn)子,毫無保留的風險給(身shēn)邊這個絕代男人……

    “那啥……你……你準備好了嗎?”

    再次開口時,葉天的話,說得斷斷續續,臉上一陣陣的發燙。

    他完全想象得到,一旦自己吻上夏清瑤的唇,從此以后,夏清瑤將會對他愈發的死心塌地,此生非他不嫁。

    這個外表柔弱,內心剛硬的女孩,有多堅強的意志,他上次在青陽區醫院時,就有深刻的感受。

    聽到葉天這話的夏清瑤,萬分羞澀的點了下頭,一雙粉拳捏得緊緊的,芳心砰砰亂跳,似乎隨時都有可能從腔子里跳出來。

    在這之前,她還從沒跟男人接過吻。

    時至今(日rì),她的初吻還在。

    自從當年被葉天從大火中救出后,她就暗暗下定決心,自己這輩子,除了葉天之外,誰也不嫁,自己的(身shēn)體和靈魂,都屬于葉天,屬于那個英武不羈的灑脫少年。

    她要把生命中最重要的珍寶,留給那個少年。

    盡管這些年來,她的(身shēn)邊,不乏出自名門世家的追求者,但全都被她婉拒了。

    她一直在尋找葉天。

    直到多年后,才在青陽區醫院,與葉天久別重逢……

    一想到自己的唇,即將被心儀多年的人吻住,夏清瑤緊張焦慮的(情qíng)緒,竟在突然間變得有些期待和激動。

    這一刻,她等待了很多年。

    葉天定了定神,再次壓制住紛亂的雜念,輕聲道:“那就開始吧。”

    夏清瑤又點了下頭。

    緊接著,她感到一陣天旋地轉般的窒息。

    整個世界都在這一刻安靜下來。

    而自己則像一葉扁舟般,在洶涌起伏的海面上,隨著浪濤,載沉載浮,上下翻飛。

    她也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突然覺得一道清流,流星閃電般滑過她的世界,在她喉嚨深處,縈繞盤旋,經久不散。

    原先她喉嚨中火辣辣的劇痛,也隨之消散,再之后就是融融暖意,布滿她的整個口腔。

    隨著時間的推移,暖意逐漸減弱,她再也感覺不到疼痛。

    突然,她的眼前一亮,她又回到了真實世界,耳邊則傳來喧囂繁華的聲響。

    不知何時,葉天又坐回到駕駛位上,與她拉開了距離。

    這讓她在驚訝之余,又感到淡淡的憂傷和失落。

    “你試著說說話,你的嗓子應該是已經復原了。”葉天中正平和的聲音,傳入她的耳中。

    即便葉天不說這話,夏清瑤也能憑借著自己的感受,覺察得到,她的嗓子已經恢復如常了。

    深吸一口氣后,夏清瑤柔聲道:“謝謝你,你又一次救了我。”

    葉天沒有半點居功自傲的神態,向夏清瑤問起,她怎么會落入人販子手上?

    直到現在還心有余悸的夏清瑤,定了定神后,毫無保留的向葉天解釋說……

    自從昨夜與卓王孫會面,得知卓王孫就住在紫丁香私人會所后,她就一直徘徊在會所門口,希望能再次見到葉天。

    天可憐見,直到一個小時前,她終于看到葉天和顏如雪兩人并肩走入會所。

    她打算等到葉天出來的時候再現(身shēn),與葉天見面。

    沒想到,還沒等到葉天出現,她卻被人販子盯上。

    全神貫注等待葉天的她,被那個把她當成老婆的中年人,從后面輕輕拍了一下肩膀,她本能的一回頭,早有準備的中年人,沖著她揮了下手,緊接著,異香撲鼻而來,再之后,他的喉嚨中,像是燃燒著一團烈火,燒得她連話也發不出來,更不可能發出救助聲……

    “當時,我真的害怕到了極限,那幫配合默契的混蛋,簇擁著我,要把我帶上車。

    (情qíng)急之下,我只能拼命發出尖叫聲,試圖引起路人的注意。

    可是,真正的路人,誰也沒聽到我的尖叫。

    反倒是那幫偽裝的路人,不斷勸說我不要使小(性xìng)子,有話好好說,趕緊跟老公回家,別讓外人看笑話。”

    夏清瑤的神色間,依舊露出掩飾不住的恐懼和驚慌,深吸幾口氣后,又繼續補充道,“我也沒想到,你會在關鍵時刻走出會所。

    更沒想到,你能聽到我的尖叫聲。

    見到你現(身shēn)時,我懸到嗓子眼兒的心,也終于在那一刻落了地。

    因為我知道,只要有你在,我就能化險為夷了。”

    說到最后幾句話時,夏清瑤精致絕艷的臉上,浮現出一抹劫后余生的歡喜。

    夏清瑤的話,讓葉天一陣感動,這個女孩為了見他一面,竟然逗留在會所外,整整一夜的時間,單是這份堅定不移的執著,就讓葉天為之動容。

    葉天凝望著夏清瑤,嘆息道:“你這又是何苦呢?

    我不值得你付出這么大的代價。

    人生苦短,把精力和時間,耗費在我這種人(身shēn)上,不值得。”

    “千金難買我愿意!”

    夏清瑤振振有詞的反駁道,“只要能見到你,只要能為你做點事,我愿意為此付出所有的代價。

    哪怕是死,也心甘(情qíng)愿。”

    葉天一聲長嘆,深感無語。

    片刻后,葉天又向夏清瑤問起,她是從什么地方獲取到卓王孫的聯系方式的。

    夏清瑤的雙眸中,閃爍起晶亮的光芒,顯得有些興奮,緊接著,她向葉天吐露出一個匪夷所思,震撼人心的驚世秘聞……

    ——

    私人會所內。

    怪異“荷荷”聲,不再從卓王孫口中傳出。

    他(身shēn)上斑斑點點的無盡血色光芒,也逐漸消失。

    就連穿梭游移在皮膚下,猶如蛇形的異狀,也消散不見。

    只是他的臉色,依舊慘白得近乎于透明,沒有絲毫的血色。

    不著寸縷的他,四仰八叉的躺在地板上,呆滯無神的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盯著裝飾成紫色的天花板。

    鋪在地面地毯,全部化成碎片,整個地面的木質地板,像是遭到野獸的利爪抓撓過,全部碎裂成渣,沒有一寸是完整的。

    他像是虛弱了似的,幾經掙扎后,才終于艱難的坐直(身shēn)子,盤膝而坐,進入入定修煉的狀態。

    片刻后,他的頭頂,升騰起千絲萬縷般的道道白色霧氣。

    霧氣將他的渾(身shēn)上下,全部籠罩。

    “嗷嗷嗷……”吼叫聲,猶如猿啼獸吼,百鬼夜哭般,從霧氣中傳出。

    伴隨著吼叫聲的,還有陣陣清脆的“喀嚓”聲響。

    清脆聲響,似乎是從他的關節處發出。

    這時,鬼仆的(身shēn)形又悄無聲息的出現在房中。

    看到這一幕的鬼仆,眼中浮現出一抹憐憫同(情qíng)的目光。

    每隔三十天,卓王孫的經脈就會逆轉一次,每次都會給卓王孫帶來常人難以想象的痛苦。

    真氣化作烈焰,焚燒靈魂;神識遭到極寒之氣的凍結,如墜冰窟;每一根血管里都爬滿噬魂蟻,瘋狂的吸收血液;每一寸(身shēn)體都有閃電蛇肆意撕咬……

    每一種痛苦都達到了人類承認的極限。

    苦不堪言,痛不(欲yù)生。

    這就是卓王孫成就“不敗戰神”付出的代價!

    見到縈繞在卓王孫(身shēn)上的霧氣,逐漸消散后,鬼仆又捧著一(套tào)洗得發白的陳舊中山裝,躬(身shēn)來到卓王孫(身shēn)后,為站起(身shēn)的卓王孫,穿上衣服。

    鬼仆一邊給卓王孫穿衣服,一邊小聲的簡明扼要的將發生在會所外的事,如實匯報給卓王孫。

    當卓王孫聽到葉天,一腳跺在地上,頃刻間有選擇(性xìng)的震爆二十一個人販子的場景時,不由得眼前一亮。

    鬼仆匯報完畢后,卓王孫不動聲色的吩咐道:“去墓園。”

    ——

    按照夏清瑤的說法:

    宋昊晨不知道是從什么地方聽說,她對葉天(情qíng)有獨鐘,此生非葉天不嫁。

    于是,宋昊晨為了對付葉天,派出一個體貌特征,形象氣質與夏清瑤一模一樣的女子,出現在夏清瑤(身shēn)邊,對方言之鑿鑿的表示,要把她殺掉,取代她活在這世上。

    夏清瑤示敵以弱,趁著對方放松警惕時,直接將對方給殺了。

    然后,她則以“夏清瑤”的(身shēn)份,去見宋昊晨,沒想到宋昊晨竟然相信了她,認為她就是冒牌貨,真正的夏清瑤已經死了。

    再之后,宋昊晨通過特殊渠道,安排她進入青陽區醫院,擔任院長職務,說是葉天會出現在青陽區醫院,吩咐她,無論如何也要接近葉天,與葉天建立感(情qíng),最好是留在葉天(身shēn)邊。

    她這些年,一直在尋找葉天的下落,既然能見到葉天,她也索(性xìng)接受宋昊晨的安排,進入青陽區醫院工作。

    局勢的發展,都在宋昊晨的計劃中,按部就班的進行著。

    葉天終于出現在青陽區醫院,她在沒有暴露真實(身shēn)份的(情qíng)況下,與久別多年的葉天,再次相見……

    “其實,你我上次的相見,也在宋昊晨的算計之中,是他在事先和花有缺立下賭約,慫恿花有缺向我示(愛ài)。

    他只知道冒牌貨要完成任務,就必須拒絕花有缺的求(愛ài),投入葉天的懷抱,卻沒料到,他的計策,正中我的下懷,我這個真正的夏清瑤,最大的心愿,就是能見到你。

    于是,我就順理成章的出現在了你的面前。”

    說出這件事時,夏清瑤的神色,顯得很激動,帶著一種掩飾不住的小驕傲,“任他宋昊晨,(奸jiān)猾似鬼,最終還是反被我將了一軍,成為我手上的棋子。”

    葉天向夏清瑤投來仰慕驚嘆的目光,豎起大拇指,由衷的贊嘆道:“真沒想到,你也是個有勇有謀的奇女子。

    這是一個(套tào)路與反(套tào)路的經典案例。”

    得到葉天的夸贊,這讓夏清瑤有些羞澀。

    只是,葉天的下一句話,卻讓夏清瑤神色微變,當即愣住……

重要聲明:小說《極品透視狂兵》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2334章此生非邪神不嫁手機閱讀

快速赛车开奖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