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赛车开奖app|快速赛车游戏

 

第三十六章夙愿得償

    痕水智泗的死,讓四代水影的統治地位,岌岌可危,而代表霧忍村權利核心的典型,正是,霧忍的忍刀七人眾。他們背后,都有著極強的家族勢力。

    咖啡廳里面,若葉看了一眼對面的綱手姬,很是心虛,畢竟,昨晚,安雅爬到他(床chuáng)上,歷歷在目,他還不知道怎么跟蘇蘇他們交代來著,此刻,綱手姬約他相見,他心里七上八下的。

    若葉自然是知道,綱手姬回來了,他沒有厚著臉去撩,自然是知道,綱手姬比任何女人,都難搞。

    她的家室,就在那擺著,她的實力,也在那擺著,她的(性xìng)格,尊嚴,高傲,種種元素集結在一起,就注定了,若葉不可能在攻略綱手姬了。

    “好久不見啊。”若葉有些不敢正眼看綱手姬,自從那次對綱手姬強(奸jiān)未遂以后,他就一直很難面對綱手姬。

    “我還美嗎?”綱手姬挽了一下頭發,眨了一下睫毛。

    若葉心里那個悸動,有些控制不住,趕忙慌亂的和咖啡,原本以為,自己見了綱手姬,能來個一笑泯恩仇,沒成想,她對自己,還是有著如此強的殺傷力。

    看到若葉這副囧樣。

    “要不,我嫁給你怎么樣?”綱手姬略帶調皮的說道。

    “噗——”若葉噴了綱手姬一臉。

    綱手姬拳頭緊握,牙關緊咬。

    “對不起,對不起,我幫你擦擦。”若葉趕忙拿起餐巾,給綱手姬擦臉,這擦著擦著,(情qíng)不自(禁jìn),就擦到了那雪白放光(胸xiōng)前。

    綱手姬一把抓住若葉的手,眼冒兇光。

    若葉后背一涼,心想,壞了,要被打死了。

    “我跟你說正事了,我嫁給你,怎么樣?”綱手姬很是嚴肅的說道。

    若葉呆呆的看著綱手姬,心里想著,莫不是,自己在做白(日rì)夢了?無疑,這種事,他做夢也想啊,可是,不管怎么分析,都是,不可能的啊。

    “到底是,可以,還是,不可以啊?”綱手姬氣了,自己可是超級大美女,要娶自己的,排隊都能把木葉擠滿。

    “當然,當然愿意了,只是——有什么條件嗎?”若葉回過神來。按照正常(情qíng)形來講,綱手姬是不可能嫁給自己的,除非,她有什么事要求自己,夕(日rì)瑰,就是例子。

    “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蜘蛛網計劃,你知道吧?你負責去說服硫硯山荀就行了。”綱手姬把若葉的手,按了進去,若葉整個人都要沸騰一般。

    “絕對,絕對,沒問題。”若葉就差沒高興的瘋掉。

    硫硯山荀拒絕波風水門的蜘蛛網計劃,導致了木葉對霧忍的戰爭,損失慘重,他也就面臨了不小的非議。畢竟大家都是一條船上的。波風水門又是拼命的守護木葉,這一反一順,就更加顯得硫硯山荀理虧了。不過,他騎虎難下,沒有臺階,他也不可能就松口答應。

    若葉開始從加莉著手,畢竟,加莉要是同意了這件事,硫硯山荀就會順坡下驢,也就給答應了,他要是在不答應,以后,在木葉,很難混。

    經過(日rì)向(日rì)羽的多方勸導,以及,若葉給了硫硯山荀不少好處,硫硯山荀終于答應了蜘蛛網計劃。而若葉,也高高興興開始迎娶綱手姬。

    一石激起千層浪,若葉娶綱手姬的事(情qíng),很快,就遭到了多番的阻力,就連,雪山谷的姑娘們,也對若葉萬分不滿。

    蘇蘇,小兔,安雅他們,也集體對若葉沉默,搞得若葉也為難起來。

    一邊,是最漂亮的樹,一邊,是一片華麗的森林。改選哪一邊了?

    “老大,你要不再考慮考慮?”明海孝之的語氣,極為不好了,此刻,他對若葉的意見,已經達到了空前的高度。

    “這是我的事。”若葉完全不在意明海孝之,畢竟,就是自己的小弟。

    “你應該清楚,綱手姬跟你結婚的目的不單純。”明海孝之都恨不得打若葉一頓了。這綱手姬實力強悍,人又聰明,這樣的人,打入組織內部高層,對整個組織的利益,是致命的威脅。

    “我心里有數,反正,先娶了再說。”若葉是個自私的人,而且,得不到的,才是最想要的的,若葉秉承一貫的不要臉,先娶了再說。

    若葉很想把婚禮搞得隆重,盛大,但是,現在是打戰時期,在加上,自己的手下,似乎都集體罷工,所以,婚禮搞得有些凄涼。若葉也不在意,反正,禮是虛的,洞房才是關鍵。

    綱手姬坐在(床chuáng)頭,二人磕磕碰碰,最后,終于走到了這一步。當然,此刻的心態,已經變化了,除了自己心里有若葉以外,更多的,是要從他手上,拿到更多的權利,從而,去贏得這場戰爭。

    若葉一個踉蹌,顯然,婚禮雖然不是很盛大,但是,太過興奮的他,還是喝的有些醉。看到(床chuáng)頭的綱手姬,他再也忍不住了。

    管他什么掀蓋頭,交杯酒,直接就給撲了上來,把綱手姬壓在(身shēn)下。

    綱手姬扯下紅蓋頭,有些想大人,若葉的臉已經湊了上來,手更是靈活的去解扣子。

    看到這么嫻熟的動作,綱手姬心里不好受,這表示,若葉是老手,女人絕對很多。不過了,已經走到這一步了,所謂自尊,矜持,也就統統拋開,任由若葉胡作非為。

    “啊——”綱手姬咬著牙,一只手緊緊的抓著(床chuáng)單,可是,若葉并沒有因此溫柔。

    綱手姬雖然(身shēn)體素質超好,但是,第一次,顯然扛不住狂風暴雨。

    “若葉,你輕點。”綱手姬感覺有些吃不消。

    “輕一點,開什么玩笑,我都恨不得把蛋都塞進去。”若葉越發的瘋狂。

    綱手姬咬著牙,盡然,有些無言以對。想想,激(情qíng)也是(愛ài)的一種,她又感覺有些欣慰,若葉越瘋狂,就證明,他越(愛ài)自己。

    第二天,綱手姬感覺全(身shēn)都疼,好半天,若葉才迷迷糊糊的揉揉眼睛,昨夜要的很多,他幾乎虛脫。

    “我問你,昨晚讓你溫柔點,你為什么不聽?”綱手姬捏了一把若葉,痛的若葉立馬精神抖擻。

    “反正你又不是第一次。”若葉隨口答道。

    “碰——”若葉被一腳踹下(床chuáng)下,在地上幾個翻滾。

重要聲明:小說《木葉之爭權奪麗》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三十六章夙愿得償手機閱讀

快速赛车开奖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