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赛车开奖app|快速赛车游戏

 

447.耐人尋味

    孟談點點頭,裝作悲傷道:“豚弟若是還在,明年也滿二十了。”孟樵頓感心煩意燥,他曾無數次深深地后悔過,自己不該在一氣之下,將孟豚打死。有多少次在夢中驚醒,輾轉反側,因痛徹心扉而流下悔恨的淚水。

    孟樵冷冷地說道:“此時,還提他干什么?”孟談掩面而泣,說道:”談兒與豚弟自幼一起長大,(情qíng)同手足。他遭此不幸,談兒悲痛難當,每每想起他的音容笑貌,仿佛就在眼前回((蕩dàng)dàng)。“孟樵點點頭,沉思片刻,問道:“那你說,此事究竟怪不怪本頭領?”孟談擦擦淚水,搖頭道:“那(日rì)的詳(情qíng)談兒也有所耳聞。在當時那種(情qíng)形下,叔父不得不為,只是下手有些重了,讓豚弟白白罹難。”

    孟樵恨恨道:“他是死有余辜,竟敢在外人面前說你大伯一家為本頭領所害。你也知道,你大伯一家本就是暴病而亡,此乃不爭的事實,全寨人都知曉,他偏偏卻要搬弄是非,你說可恨不可恨?”

    孟談聽聞,一聲不吭,若有所思的樣子,孟樵靜靜地看著他。過了半晌,孟談裝作有些為難的樣子,說道:”叔父,其實談兒有句話,擱在心里已經很久,一直不敢在叔父當面說。“孟樵有些意外,擺手道:”哦?今(日rì)你我叔侄二人,只當是聊家常,有何話,你但說無妨,即便說錯了,叔父也不會怪罪你。“

    孟談怯懦地說道:”要說豚弟平(日rì)里桀驁不馴,時常做出令人匪夷所思的事,談兒這倒相信。他的一切,都是叔父您賦予他的,他也對談兒說起過。然而他又非蠢笨之人,怎么會無緣無故的說出那樣的話,真是耐人尋味。“

    孟樵低頭沉思,細細體會孟談話中的意思,心亂如麻,徘徊起來。不久,猛然抬頭道:”你的意思,是有人在背后說長道短,挑唆我父子二人的關系?“孟談怯怯地點點頭,孟樵緊鎖愁眉,沉聲問道:”依你之見,豚兒是受何人挑唆?“

    孟談搖頭道:”談兒也只是猜測,不敢妄言。“孟樵展露笑容,心平氣和道:”談兒,如今我孟氏一族,成年男子只剩你我二人。本頭領終有老去的那一天,縱觀子侄中,只有你還能堪為大用。本頭領考慮了許久,準備乘秋收祭天之時,當眾宣布,你就是頭領的繼位人。“

    孟談喜出望外,心想,這一天終于來臨了,想我孟談也有揚眉吐氣之時。隨即假意推辭道:”論資歷,論威望,談兒都不足以服眾。為了我邛人的興盛,叔父應從全族中,挑選賢良之才。“

    孟樵怒喝道:”蠢話!我孟氏為邛人頭領已歷累世,豈能一朝斷送?若真是如此,本頭領還有何面目去見列祖列宗?“孟談撲通跪倒在地,聲淚俱下道:”談兒只是一時失言,還望叔父息怒。談兒寧愿不要頭領之位,也要上蒼保佑叔父永享天年“孟樵拍拍他的肩膀,將他扶起,欣慰道:”叔父知道你為人孝順,也觀察了你很久,才有此意,你也不必妄自菲薄。本頭領亦別無所求,(日rì)后你能帶領我邛人安生樂業,本頭領也就心滿意足了。“

    孟談爬起(身shēn),心下甚是得意,冷笑不已,臉上裝作恭敬,低聲道:“其實挑唆豚弟之人,叔父只要略加思索,便會想到。”孟樵甚是疑惑,猛然大驚道:“難道是他?”孟談微微點頭示意,孟樵低聲喝道:“何以見得?”

    孟談悄聲道:“豚弟在世,平(日rì)里與此人來往密切,而且此人有意將其次女嫁于豚弟。只不過,豚弟眼光甚高,看不上而已。”說著,他看了看孟樵。孟樵頷首,示意他繼續,孟談又說道:“談兒原本也未作多想,直到兩月前,縣令大人來到寨中,與他交談甚歡,皆神采飛揚。談兒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待我上前時,二人停下交談,且又面帶不善。”

    (本章完)

    


    


    ps:書友們,我是一醉夢千秋,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章節內容正在努力恢復中,請稍后再訪問。

重要聲明:小說《中華英雄之白馬英雄》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快速赛车开奖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