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赛车开奖app|快速赛车游戏

 

第714章詭異,村子沒女人

    蘇可可再打量其他村民。

    這些村民,尤其是年長的老人,都是一副麻木干活的表(情qíng),沒有對手里正在做的東西表現出絲毫(熱rè)忱,仿佛他們只是機械地重復著這些工作。

    當蘇可可看到一個老爺爺面無表(情qíng)地給風箏上色,上色出來的是一個大笑的卡通娃娃時,有種頭皮發麻的感覺。

    面無表(情qíng)的人卻畫出一個大笑臉,強烈的對比愈發讓人覺得詭異。

    陌生人的到來只是讓這些坐在門口糊風箏和燈籠的老人抬頭看了一眼,沒有給多余的反應。

    “這個村子里的人也太冷漠了吧。”隊伍里,一人嘀咕道。

    他們前面去過的兩個村子,村民都很(熱rè)(情qíng),還拿出家里好吃的招呼人。雖然他們給了錢,但村民們也是真(熱rè)(情qíng)。

    可這箏籠村里的人,跟之前的村民就像兩個極端。

    從村頭到村尾,蘇可可一路看過來,又發現了古怪之處。

    很顯然,秦墨琛也發現了。

    男人微微俯(身shēn),湊到她耳邊,低聲道:“這村子里老人居多,沒什么年輕人。而小孩,一個沒有。”

    蘇可可點點頭,“我只看到三個年輕力壯的男人,年輕的女人和小孩確實沒看到。也不知是躲在屋子里沒出來,還是……去了別處。”

    一個地方本應有男有女,有男有女就會有結合,也就會生兒育女,可這個地方卻沒有年輕女(性xìng)。

    總不能這里的人只生男不生女吧?就算只生男不生女,那這里的男孩也得娶親生子啊,其他村就沒有女人嫁過來?

    很快,考古隊其他人也發現了這一古怪之處。

    不過,他們見多識廣,只以為這異常是村子里的什么陋習導致的,沒有多想。

    為首的林教授找到了村子里的村長,說明來意,并掏了不少錢。

    那村長看在錢的份上,找了幾家可以落腳的村戶,安排考古隊的人住了進去。

    很快,有人打探到一些消息。

    這箏籠村確實有許多奇怪的陋習。

    他們有田地,但下地種田的人很少,因為村子里都是些老人,老人們干不動下地的活。

    老人們雖然不種田,但他們有祖傳的手藝,他們會做精致的紙風箏,會做各種漂亮燈籠。

    他們做好的風箏和燈籠會拿去鎮子上賣,但他們從不離開村子,鎮子上有人會定時定點來村子里取。

    很多人一輩子都沒有離開過這個小村莊。

    “真的假的,這么個小破村子,我不到二十分鐘就能從村頭走到村尾,他們居然一輩子都沒離開過?”大家聽完都難以置信。

    打探消息的記者小孫灌了幾口水,用手扇了扇,“真的,今天鎮子上剛好有人來村子里收風箏和燈籠,我問的就是那個男人。

    他們家是干這個的,他爸爸負責收購箏籠村的風箏和燈籠,他爺爺也是,聽他說……”

    很久以前,箏籠村叫燈籠村,只做燈籠,這里做的燈籠質量最好,樣式最多,遠銷全國各地。

    到后來燈籠慢慢被其他照明工具取代,燈籠村才開始做其他紙糊的小玩意兒,比如風箏和折扇。

    因為這里的燈籠和風箏最為出名,燈籠村又跟箏籠村叫法相似,外人叫著叫著,燈籠村就變成了箏籠村。

    而箏籠村里也不是沒有女人和小孩,只是這箏籠村有個奇怪的風俗。

    老人說村子里風水不好,不適合女人和小孩久待,所以村子里的男人都是入贅到其他村。

    起初是有男人帶著老婆孩子回家看望老人的,可沒想到,就在村子里過了一夜,男人的老婆孩子全死了,死狀特別凄慘。

    “有多凄慘?”溫浩忍不住插嘴問。

    小孫搖搖頭,“我也不知道,那人沒說,只說死狀凄慘。”

    “這事兒發生之后,入贅出去的男人們就再也不敢不聽老人言了,老婆孩子都不往家里帶。”

    “那次是巧合吧?以前有沒有發生過類似的慘案?”有人問。

    “還有其他案例!聽說還有個男人打算白天帶老婆回來再白天離開,可是白天因為種種原因,他們沒能離開這里,當天晚上,老婆就死了。”

    “我聽得頭皮都發麻了!小孫,還有嗎?”

    “沒了。拜托,我就跟人聊了那么一會兒,哪能啥都問出來?”

    “如果以前也發生過,那就太詭異了!”

    “林教授,咱們要不要換個地兒?這里好可怕,會不會有什么妖邪作祟?”一個女學生打了個寒顫。

    林教授氣憤,“子不語怪力亂神,你們的書都讀到哪兒去了?”

    他們信風水玄學,那是因為這東西有科學依據,但神神鬼鬼的,就有些超綱了。

    同行的另一個教授嘀咕道:“老林,你忘了姬家村的那一片積雪了?還有,那么厚的積雪說化就化,那不就是怪事么?”

    林教授頓時無話可說,好一會兒才道:“這兩者(性xìng)質不一樣。自然界古怪的現象多得是,最后都能用科學解釋。”

    眾人:……哦。

    不管怎樣,考古小隊還是留了下來。

    但隊里的人還是(挺tǐng)心慌的,尤其是隊伍里的女(性xìng)。

    考古隊里的女人不算多,畢竟考古探險需要跋山涉水,對人的體力要求很高,隊伍里只有一個年紀稍大的女地理學家,還有兩個考古教授帶來的學生,女碩士。

    聽了這箏籠村的故事之后,兩個女學生都有些害怕,所以蘇可可和那位周大師便一人帶了一個。

    雖然那周大師也有幾把刷子,蘇可可還是出于保險,送了兩個女學生護(身shēn)符,不止兩個女學生,除了周大師,所有人她都送了一枚。

    周大師是同行,蘇可可要是送他護(身shēn)符,就有點兒羞辱的意味兒了。

    但周大師還是不悅,覺得蘇可可這人心浮氣躁,迫不及待地想顯擺自己。

    他的專長并不是畫符除邪,所以看不出這符箓好壞,只能隱約感覺到這符箓上的力量。至少這小丫頭不是拿假符箓糊弄人,不然他肯定翻臉。

    蘇可可和秦墨琛,還有女學生小周被村長分配在一個獨眼老伯的院子里。

    老伯姓陳,話很少。

    偶爾,蘇可可能感覺到這老伯在打量她,目光很冷漠。

    蘇可可猛地抬頭,恰好對上獨眼老伯偷窺的目光,心里突了一下。

    小丫頭努力扯了扯嘴角,讓自己看起來萌萌噠,“陳伯,您是不是有話跟我說?”

    老伯沒有再看她,繼續做手里的活兒,只是嘴里冒出了一句像是自言自語的話:“黃昏之前,必須下山。”

重要聲明:小說《叔,你命中缺我》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714章詭異,村子沒女人手機閱讀

快速赛车开奖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