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赛车开奖app|快速赛车游戏

 

第二百零四章 緊鑼密鼓(二合一)

類別:科幻小說 作者:化三生 書名:全球諸天時代
    ‘嗡嗡’

    車子一路行過。

    江蒼靠在后座上,除了路途中和司機師傅搭兩句話以外,朋友這事不提了,沒再多說什么。

    直到一路過去,兩邊景色倒退。

    在晚上七點左右,回到了原來的城市,駛進了南郊邊區。

    司機師傅見到地方到了,是按照江蒼的意思,在這來回都沒幾輛汽車的道路上停下。

    再等車錢一結。

    江蒼看到出租離去,就挑著沒人的地方,一步百米,接著朝北郊的工廠走,避開了所有的攝像頭。

    并且這一下午過去,自己來回在車上坐的舒坦,一路無風無雨的,也沒有見到源老板派人過來阻擊自己,是個舒心事。

    自己如今精氣神皆圓滿,那就走路活動一下筋骨。

    但也是一下午來,源老板等人沒找事。

    江蒼一路向著北郊趕去的時候,也在猜測那位源老板是真說的大話,還是人家正在籌謀一個大計劃,準備一下子按著自己?

    比如,真叫來一千人?

    當然。

    自己不是源老板,誰知道他怎么想的。

    可這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他們不就是來尋仇嘛,自己尋仇多了,這行也精,元能世界的幾年來,自己還真沒怕過哪位想要整事的人。

    而自己也不會去國外找他們,來個一網打盡,除了這根患。

    因為這天高路遠的,要跑半個地球,就算是一個月的時間足夠,可是自己一離開這里,何明遠等人的安慰卻又沒有保障了。

    畢竟按照這兩天的(情qíng)況來看,以及聽司機天哥他們的話來說,何明遠的‘大致所在城市’已經被源公司確認了。

    剩下的,就是他們要找這個工廠基地的所在地。

    再加上源公司的人,是知道何明遠的‘計劃時間’,更知道何明遠不能亂移動儀器,那么何明遠的團隊就很被動,被找到是遲早的時間搜查問題。

    但這就都是小事。

    有自己護著,還有‘危險感知’作為被動,真不怕他們出什么奇怪的幺蛾子。

    要來,認準這地,隨時歡迎。

    自己除了今天要過去和何明遠說說‘內(奸jiān)’的事以外,這段就在這市內逛著了,等著他們過來做客。

    他們還有自己照片,這不都齊了,別說找不到自己,說自己藏著掖著。

    或許。

    江蒼想了想,還覺得這也許就是這個專屬世界的‘開門紅?’

    長達一個月的開門紅?來自雇傭們的暗殺?

    江蒼思索著,感覺像是,也不太像是,那走走說說吧,自己倒是希望是。

    因為若是開門紅,那就有獎勵。

    而等到這一路去往工廠的路途行過。

    從北到南,挑著沒人的地方,一步百米的行程,是沒多久就來到了三十里外的北郊,那家修理鋪前。

    再映著夜色。

    江蒼盤算完了章程,便一邊朝工廠走著,一邊拿出了酒葫蘆喝了幾口,才給何明遠打了一個電話。

    只是‘滴滴’幾聲,又是沒接,那再發過去了一條信息,‘到了’,讓何師傅開門接接自己。

    并且江蒼來到工廠門口沒多久時間,工廠內就響起了一陣機器移動聲。

    再伴隨著腳步隨后響起。

    江蒼神識望去,看到門后的何明遠剛出了地下通道,就接著映照手機燈光,小跑著朝工廠門前趕來,看樣子是有點焦急。

    但他這焦急卻不是江蒼離開的時候,基地內在這段時間中發生了什么事,而是他心寄江師傅的安危,怕路上出現什么狀況。

    直到他跑到門前,先是透過門眼望了一眼,當確定了門外的人就是江師傅,有些擔憂的表(情qíng)才忽然輕松了許多。

    皆因這話說回來,是江蒼幫他們。

    “江師傅..您等等..”他拿出鑰匙開鎖,臉上也浮現了笑意,是知道幫團隊大忙的江師傅沒事,那這就是好事,慶事。

    “我去過了。”江蒼望著開鎖的何師傅,是沒什么隱瞞,直言道:“三個人我全殺了,尸體處理過了。沒落下什么念想。不用惦記了。”

    “全死了..”何明遠聽到這事,一時抽出門邊鎖鏈的手頓了一下,又接著把鎖鏈抽開,讓江蒼進來再說。

    “目前咱們的消息應該安全。”江蒼走進工廠內,“照我看,基地內的物資若是充足,就別出去了。這是您說的,計劃將近,不能冒險。不管事大事小,都得不償失。”

    “要不是我昨天出去..”何明遠把鎖按上,臉上又浮現了一些笑容,“也碰不到江師傅。”

    “那這算是有緣。”江蒼點頭,又否定,“可這事和桌上賭的一樣,碰著點正了,一帆風順。背了,傾家((蕩dàng)dàng)產,命都不保。能當成事賭嗎?”

    “不能..”何明遠嘆息一聲,向著通道那邊走。

    他言下之意也是之前‘賭錯’了一些,不然怎么會認識那些‘白眼狼?’

    尤其這說實話,多年朋友的死了,他傷心歸傷心,可也是真的窩心,咋想都不是一個滋味,是惱火。

    “源公司用一百萬就把他們收買了。”江蒼跟著何明遠走進通道內,望著他又關上入口的機器,又見到他有些郁氣,倒是玩笑道:“您看,他們的命(挺tǐng)值錢。何師傅(身shēn)為團隊正主,估計更值錢。”

    江蒼說著,朝通道前走,“這人為財死、鳥為食亡,沒什么說的,這事很對,誰都不怪。但您之前是說笑了,您能架著源公司兩年追捕,確實真本事。換成其他人,幾百萬,幾千萬,估計底都翻朝天了。”

    “躲躲藏藏不算是本事..”何明遠見到有些‘古板’的江師傅安慰自己,是心氣一散,忽然笑了,又搖了搖頭道:“我感覺很丟人..”

    “丟人才有揚眉吐氣。”江蒼望著前面的實驗室鐵門,“等計劃成了,或許您能得到您想要的。但不管怎樣,也不管您是否獲得了對抗源公司的底氣。咱們是朋友,我承了這計劃的(情qíng)。梁子我接了,橋我架了,看看他們能不能過去我這梁子。”

    “我..”何明遠愣了一下,表(情qíng)鄭重道:“謝謝江師傅。”

    “開門吧。”江蒼指了指鐵門,“現在八字還沒一撇,先別急著道謝。”

    “對..”何明遠不加掩飾笑容,拿著卡片朝鐵門刷去。

    ‘嘩嘩’大門打開。

    何明遠望著屋內的眾人,不再提源公司的事。

    同樣,屋內的眾人見到江蒼二人回來,除了打聲招呼以外,當見到了何老師點頭,也是心里早有了底子,那接著忙吧。

    但內(奸jiān)的事是自己團隊的事。

    何明遠怕眾人有心結,倒是先經過了江蒼的同意,就把今天的事(情qíng)說了一下,也就是江蒼剛才所說的那些關于‘阿亮三人被百萬收買’的事(情qíng)。

    而眾人聽到了這事,不說同仇敵,但也了解的事(情qíng)大致經過。

    再說句實在的,他們感覺阿亮三人該死,江師傅殺得好。

    要是他們敢去殺人,再狠心一點,不停昔(日rì)的朋友求饒,估計也會去。

    可這估計,也只是估計。

    “他們死了我們就安全了..”文員是第一個出聲贊同的,又向著江蒼正色道:“江師傅。我們不會像是一些人一樣,明明你幫了我們,我們還要說著您為什么要殺我們朋友的話..”

    “老七說的對!”值夜青年也在一旁附和,“阿亮他們三人早就不是我們的朋友,是敵人!”

    ‘是敵人..你也不敢殺..’有位中年看到青年這馬后炮的樣子,是好笑,是心里也有些默然,因為他也不敢。

    或許真是在地下藏得久了,他們除了皮膚蒼白一些,膽子也漸漸的變小了。

    也許也是因為這樣,何明遠才自嘲自己等人是‘老鼠。’

    而江蒼見到眾人有的義憤填膺支持自己,有的人雖然贊成,但總歸是朋友,不免有些感嘆的樣子,倒是岔開了和這個話題,指著屋中間的儀器,向著旁邊也有些感慨的何明遠問道:“聽何師傅說,咱們做過實驗,那這傳送是怎么個樣式?”

    “我現在沒有辦法演示什么。”何明遠聽到江蒼詢問,是收起的心思,走到了文員的電腦旁邊,指著時空儀器的曲線數據,“現在它正在充能,為下一次的‘傳送門’打開通道。”

    何明遠說到這里,又打開了桌子上的一臺閑置筆記本,“之前的實驗資料與錄像在這里。十年前我獲得的時候,曾經試驗過了一次..大致來說,就像是開了一個傳送門,只要物體穿過,就可以出現在另一個位置、或是不一樣的時空。”

    “如今充能多久了。”江蒼望著儀器,離它遠遠的,沒想過去摸一下,省得自己不懂,碰著了什么按鈕機關,打亂了這次的行程。

    “八年多了..”何明遠露出回憶之色,“準確來說是八年零兩個月..要不是兩年前的那次追殺,中斷了充能,估計去年年底就可以實施計劃了..而要是再一次中斷,八年來的充能就會完全消失,重新開始..”

    何明遠說著,又指了指旁邊的電腦,那里顯示著(日rì)期,是‘2972天’,后面還有小時,分鐘等等,記錄著充能的時間。

    江蒼見了,看了看這天數,再想想何明遠的‘時空計劃(日rì)程’,要是自己沒有猜錯,應該是天數到達‘3000’的時候,儀器就充能完畢。

    “我能不能摸摸它?”江蒼思索著,還是想碰碰它,無它,就是好奇。

    “沒事。”文員接了一句話,是笑了,“我們團隊的人都摸過它,不影響什么。”

    “老七說的沒錯。”何明遠也虛手示意江蒼可以觸摸。

    而江蒼聽到沒事,也避著環繞儀器的一些線纜,伸手摸向了泛白的儀器表面。

    一時間,入手有些金屬質感的光滑,和新車新漆差不多,沒什么特別的地方,也沒有什么儀器是‘活的’,或者有呼吸之類。

    總得來說,好像很普通。

    “江師傅是不是有點失望?”何明遠看向正在觸摸儀器的江蒼,“咱們團隊里的人基本上都失望過,覺得超越當前科技的‘時空儀器’,有點..‘太普通了’?”

    “只要能用就行。”江蒼收回貼著儀器的手掌,在眾人目光中倒是沒有什么失望之色,“這就和練拳一樣。花里胡哨的外表沒啥用,能打人才行。”

    “有道理..”旁邊的文員也不知道有沒有聽懂,倒是深以為然的正色點頭道:“江師傅好學識!一針見血的就點明了一件事(情qíng)的本質,轟然讓人明悟!如夢驚醒!”

    “您這話言過了。”江蒼看到文員這么正正經經的追捧自個,還挑不出一絲毛病,是覺得團隊里的人才不少。

    這位,才是真的有文采。

    且也隨著文員這么一說,實驗室內的氣氛也是一放松,沒有了之前的淡淡愁云。

    那這是好事。

    江蒼望著眾人,想了想,現在晚上九點,好似都沒吃飯,那就現在基地內吃頓飯,聊聊再走吧。

    總不能誰都不認識。

    但在稍后何明遠拿出一些速食物資,眾人一塊吃飯閑聊放松的時候。

    另一邊。

    北洲,早上九點。

    一棟位于郊外的大別墅處。

    別墅外面是幾名(身shēn)強體壯的安保配槍巡邏,遠處土坡有兩名狙擊手,時刻注意附近,護衛著別墅的安全。

    再遠,還有幾座小農舍,也像是車庫,那里還有不少儀器,百余屏幕,十五名工作人員,全方位監控著別墅附近的景象,做著記錄。

    而在別墅里面。

    豪華寬敞的客廳內,源老板正在精致的小桌前吃著早餐,像是炒面,桌上還有一疊文件。

    老者則是在旁邊站著,手里端著一個盤子,上面有切下一塊的剩余牛排,還有少一角的蘋果,半杯牛(奶nǎi)。

    不出意外,老者是助力,也是私人保鏢,更是源老板的管家、貼(身shēn)跟著。

    “一會你通知我們公司旗下的雇傭兵。”源老板放下了筷子,把剩余一半的炒面推到一旁,拿起了文件。

    “是。”老者,也就是管家點頭,把炒面取到盤上,又把牛(奶nǎi)放下。

    “安排人盡早把他們送進國內。”源老板望著牛(奶nǎi),搖了搖頭,指了指旁邊柜子,“越快越好。我聽到咱們線人說過,還有二十八天時間,何明遠的時空計劃就要啟動了。我們要迅速,趕在他們之前安排好。”

    “我馬上就去通知他們。”管家點頭,先走到了柜子旁邊,把一瓶紅酒和一個杯子取出,回到了桌子旁邊倒了,才拿出了手機,準備聯系公司旗下的雇傭兵組織。

    不過。

    管家剛按了一個按鍵,卻又向著剛放下文件的源老板問道:“我們這么早派人過去,會不會打草驚蛇,讓何明遠他們有所防備?萬一他們中斷計劃,我們..”

    “就是要打草驚蛇。”源老板端起紅酒,露出自信的微笑,“我們的目的已經被江蒼他們發覺。所以我們要是不搞出一些動作,反而會讓人起疑。”

    源老板說著,指著剛放下的文件,“現在他們唯一不知道的事(情qíng),就是不知道我們掌握了他們的多少信息(情qíng)報。所以,先讓一部分人去尋找江蒼他們,故意露出我們要搶奪儀器的‘明確目標’。再讓另一部分人潛伏過去,為他們準備所需要的物資、器械,等中原時間,二十八天后的時機成熟,一切以時勢變動為準。”

    “是,老板。”管家點頭,又突然問道:“我也可以過去。”

    “你不能去。”源老板想都不想的否決,把紅酒放下,“基因科技沒有完善,而你是唯一一名注(射shè)過基因藥劑,并且產生融合‘抗體?’,生還下來的人..”

    源公司有個實驗,類似于‘基因戰士。’

    目前,完全失敗,沒有一點頭緒。

    只有自小練武的管家,在兩年前為了公司利益,自告奮勇的前去接受注(射shè),并且還成功活著。

    那這是‘寶貝。’

    最直觀的一點。

    源老板知道管家目前和最頂級的雇傭兵對打,同樣赤手空拳,能擊敗二十多人,才會受傷。

    那以這樣的實力,這樣的‘科研成果’,源老板真的不舍得讓管家去冒險。

    因為誰知道何明遠他們有沒有什么遠程武器,萬一亂戰中受傷了,那損失的可是公司的科研進度,與他的個人利益、幾十年的感(情qíng)。

    “不管是為了我們的公司研究,還是利益..”源老板站起(身shēn)子,去酒柜取了一個杯子,回來把紅酒倒了一杯,又把管家手里的盤子接過放下,定定的望著沉默的管家,“更或是你跟著我父親四十多年,從小看著我長大、又幫我重新掌管公司的恩(情qíng)、感(情qíng)..”

    源老板端起紅酒,一杯遞向管家,“都別去冒險,在公司里等著,等著他們的消息。你是源公司的第二股東,冒險的事輪不到你。”

    “我知道了..”管家點頭,把紅酒喝了。

    “盡早安排。”源老板在桌子上輕敲了幾聲,三名傭人過來,開始收拾桌椅,讓管家去安排計劃。

    而在基地實驗室內。

    一頓簡單的飯落下,沒酒。

    江蒼也向著何明遠等人提出了道別,要去市內等著源公司的人,也算是吸引火力,為計劃爭取時間。

    再說明白點,實驗室內自己幫不上忙,那留在這里干什么?

    只是何明遠聽到江蒼這話,雖然知道這有理,也是好事,確實有個高手能分散源公司的尋找進度,但卻紛紛阻攔,不想讓同伴冒險。

    “我們在基地內就好了..”

    “對啊..時間快到了,我們在藏一會就好了..”

    “阿亮他們都死了..沒人知道我們在哪里..他們應該是找不到我們..”

    眾人說著,都不想讓江蒼出去,是真的危險。

    還有兩人是站在門口,不讓江蒼走。

    可是江蒼走到門前,伸手一推,就給兩人推到了眾人中間。

    “同為朋友,各自分工。”江蒼朝眾人笑道:“你們是文人,我是武人。”

    江蒼話落,朝沉默的何明遠抱拳,“何師傅,送我出去吧。”

重要聲明:小說《全球諸天時代》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二百零四章 緊鑼密鼓(二合一)手機閱讀

快速赛车开奖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