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赛车开奖app|快速赛车游戏

 

第563章呵,男人

    第563章 呵,男人

    離寒澈這邊的電腦還差最后幾秒鐘的時間就能追蹤到對方,然而卻在一瞬間失去了蹤影。

    他眼睛一瞇,唇角揚起一抹笑容:“很好,寶寶,你把我教你的都用在了我(身shēn)上。”

    克瑞斯很快進來:“監控被破壞了,現在無法修復,不能查出是誰和對方聯絡過。”

    離寒澈抬眸,幽藍的雙瞳里是欣慰和一抹興奮。

    克瑞斯看在眼里,察覺出這個侵入他們系統的不是什么敵人,是禹諾。

    離寒澈唇角帶著笑:“不容查了,就在那三個人里面,不出意外,她要找的是聶茵。”

    克瑞斯理解過來:“她是想自己來做實驗?”

    可是他又不是很明白,既然是殊途同歸,為什么禹諾還要躲起來,甚至不見離寒澈。

    顯然克瑞斯的這個想法也在離寒澈的考慮之中。

    “現階段那些人的(情qíng)況如何?”離寒澈又問。

    克瑞斯回答:“暫時還沒有出現不休息的人,相反,他們都多多少少呈現出很疲憊的狀態。”

    那些已經被確定是中了病毒的人已經全部被控制起來。

    但現在還是造成了一定的社會恐慌,而且這種傳播,還不知道有沒有更多的人遭到傳染。

    總統已經發布了演講,只是說最近有一種很厲害的流行感冒,要民眾戴好口罩,注意衛生,避免交叉感染,如果發生(情qíng)緒低落等癥狀要及時報告就醫。

    離寒澈微蹙眉頭,難道只有小諾有這樣的(情qíng)況?

    是一天,還是一直都是?

    為什么她會出現這么亢奮的(情qíng)況?

    她的(身shēn)體里難道是有抗體?

    可是,如果有抗體,又是怎么形成的?

    從小到大,禹諾每年(身shēn)體檢查都是正常的,沒有任何一點的異常。

    只有去年的時間,事(情qíng)發生的太多,沒有對她進行(身shēn)體檢查。

    離寒澈眉頭深鎖,還是得找了禹諾回來才能知道她(身shēn)體的(情qíng)況。

    不過這小丫頭現在始終躲著他。

    她可能會去地方,他都派了人守著,但是一直沒有消息。

    難道,他還是遺漏了什么地方嗎?

    可就連秦慕已經被毀的地下城他都已經派人去了。

    短短時間,她不可能找到其他地方。

    腦海中驀地出現了一個地點,又被他否認,禹家……她和她哥這么多年都不敢去,那是他們最悲傷的一個地方。

    離寒澈思索了片刻,道:“給聶茵留出一道可以出去的路。不用太明顯,讓她……可以逃出去。”

    克瑞斯聽懂了,眼里帶上了笑意:“是,我這就去辦。”

    離寒澈看著電腦,手指在上面點了點:“寶寶,我看你還能逃到什么時候。”

    至于是不是在禹家,他很快就會知道。

    禹家別墅里,禹諾又一個晚上沒睡覺。

    (身shēn)體雖然能感覺到稍許的疲憊,但是只要閉眼休息半個小時左右就會沒事。

    她知道自己這種(情qíng)況是不正常的,可就是沒有辦法正常休息。

    殷朗早上起來想給他們做點早餐,發現禹諾都從外面跑了一圈回來了。

    “你是……”他看了一下時間,才早上六點,“剛起來還是沒睡?”

    禹諾扭動了一下脖子,放松肌(肉ròu),沒有回答這個問題,反而道:“今天那些設備能到嗎?”

    殷朗想到現在(情qíng)況也比較復雜,也就沒有再問別的,點頭道:“能,我拜托了幾個這一年才和我認識的朋友,他們不知道我的(身shēn)份和來歷,出錢就辦事。”

    他起來這么早也是準備出去接應,畢竟這個地方,禹諾應該是不會讓他們來的。

    禹諾又嗯了一聲,轉(身shēn)往廚房去:“我租去做早餐。”

    殷朗:“……你會做早餐嗎?”

    禹諾腳步一停,面無表(情qíng),甚至不覺得尷尬:“不會。”

    殷朗愣了半晌,忽地笑出了聲:“我去吧,你去做自己的,好了我叫你和御先生。”

    禹諾自然而然地點了下頭,看了一下時間,等著聶茵過來找她。

    她一點也不擔心聶茵不會來,只是擔心離寒澈會跟蹤到這里。

    她想了想,起(身shēn)去了書房。

    就擔心會出現昨天晚上的那種(情qíng)況,所以禹諾連電腦都多準備了一個。

    透過外面的各種監控設備,她很快就看到了從駐地里逃出來的聶茵。

    她臉上依舊沒有什么表(情qíng),卻有一種鬼使神差的(情qíng)緒在腦子里糾纏不去。

    又換了幾個攝像頭,禹諾從駐地對面的一棟樓房監控看到了對面的房間,還有房間里的離寒澈。

    因為距離有些遠,放大以后,只能隱約看到他赤著上半(身shēn)和運動褲在做引體向上。

    盡管鏡頭下的男人有些模糊,但是依舊不妨礙他俊朗帥氣的面孔。

    禹諾比誰都清楚這個人有帥,有多令人著迷。

    房門似乎被敲響,離寒澈跳了下來,抓過旁邊的毛巾隨意地搭在脖子上擦了擦汗,走過去開門。

    監控鏡頭已經是極限,但禹諾還是看見了一個穿著清涼的卷發高個女人踏進了離寒澈的房間。

    她微微蹙眉,他竟然會同意讓一個女人進他的房間?

    然而她的詫異還沒來得及結束,她就看到房間里,那個女人掛在了離寒澈的脖子上,而離寒澈也摟著她的腰。

    砰的一聲,禹諾的手指不受控制地敲擊了鍵盤,攝像頭報廢了。

    呵,男人!

    駐地之內,離寒澈的房間里,被離寒澈摟住的女人(身shēn)體僵直,臉色發白,顫顫巍巍地開口:“那個……頭兒?”

    一開口就是一個男人的聲音。

    離寒澈松開手,面無表(情qíng)地轉頭看向窗口。

    如果禹諾現在還能看見的話,必然會發現離寒澈的目光仿佛穿越了很長的距離,注視著這邊的攝像頭。

    剛才他察覺到有人似乎在監視他。

    聯想到昨天晚上某個人的舉動,他故意找了手下假扮成女人進來。

    果然,很快那種監視的感覺就消失了。

    他唇角輕揚。

    站在屋子里的“女人”被離寒澈這種笑驚得后背發麻。

    因為自己(身shēn)材是整個駐地里最“(嬌jiāo)小”的男人,所以被強行穿著女裝過來“勾引”魔王。

    天知道這兩天頭兒有多嚇人,現在又笑得這么……恐怖!

重要聲明:小說《腹黑帝少霸寵小甜妻》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563章呵,男人手機閱讀

快速赛车开奖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