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赛车开奖app|快速赛车游戏

 

第201章宋淮之的小算盤

    第201章 宋淮之的小算盤

    “這、這死閨女去哪了?”

    趙琴看著手中的信,指尖發抖,這個閨女人去哪了,怎么就走了,她一個才十多歲的小姑娘,能去哪里啊?

    “娘,您先別急——”

    江泱泱和陸云蒼對視一眼,眼睛里也寫滿了擔憂,她想到陸端然前段時間的行事作風,心里暗自猜測,或許陸端然和宋淮之走了。

    她雖然也很著急,但是事到如今得先安撫好趙琴,免得她又像上次那樣,氣急攻心,暈了過去。

    “我哪里能不急……”趙琴急紅了眼睛,“端然那個孩子,除了上學,就沒有離開過我的(身shēn)邊,她、她能去哪里啊?”

    “娘,你先別急,先弄清楚端然會到哪里去。”陸云蒼沉聲開口,臉色嚴肅。

    趙琴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樣,一雙手緊緊抓著陸云蒼的衣袖:“云蒼,你說、你說你妹子會去哪里?”

    她腦袋現在一片空白,完全想不到陸端然能去哪里。

    “娘,你別急,我們先去找人,這會天色不早了,她就算要走,也去不了哪兒。”江泱泱安慰趙琴,又對陸偉人說,“爹,你和陸大哥先去找人,我安撫下娘再來。”

    陸云蒼和陸偉人對視一眼,看了眼外面黑燈瞎火的夜色,最后點頭,異口同聲說:“好——”

    陸偉人從柜子上拿了手電筒就和陸云蒼要走,趙琴(情qíng)緒不穩,江泱泱只好對陸云蒼父子倆說:“外面天色暗了,你們路上注意安全。”

    “我知道,你在家好好陪娘。”陸云蒼安撫她,又對陸偉人說:“爹,我們走吧。”

    兩人走后,江泱泱搬了椅子坐在趙琴(身shēn)邊,握住她滿是繭子的手掌,勸慰她:“娘,端然一個姑娘一定不會走遠的,說不定就是和咱們置氣了,一時沖動罷了。”

    “真的嗎?”趙琴緊緊握住江泱泱纖細的手腕,嘴里喃喃自語,“我就怕,我就怕……”

    她就怕那死丫頭一時想不開和宋淮之那男人跑了,要是這些事傳了出去,這傻閨女該怎么做人呢!

    江泱泱清亮的眸子凝視著趙琴無神的雙眼,握緊她的手,給她力量:“不會的,端然是個懂事的孩子,娘,你別亂想。”

    “可是……”

    趙琴咬著唇,這孩子總是這樣讓人不省心。

    “不會的,娘,咱們就在家里等著,云蒼和爹一定一會就把端然找回來了,你別急。”

    或許是江泱泱的聲音有魔力,趙琴激動的(情qíng)緒冷靜下來不少。

    趙琴冷靜下來后,想起今天是陸云蒼和江泱泱結婚的(日rì)子,內心忍不住浮上愧疚:“泱泱,今天明明是你和云蒼的好(日rì)子,可是……”

    趙琴說著嘆息一聲,忍不住難受起來,她真是愧對江泱泱這閨女了。

    好好的大喜(日rì)子,卻因為這事攪黃了。

    江泱泱搖頭,清冷的臉龐浮現一絲淺淡的笑意,“娘,好(日rì)子什么的和端然無法相提并論,以后這可以再慢慢補。”

    “唉……”趙琴嘆息一聲,看向江泱泱的目光愧疚更甚,她拍了拍江泱泱冰涼的手,“好孩子,委屈你了。”

    “我不委屈,只要端然回來就好。”

    江泱泱笑意淺淺,讓人看了舒心。

    趙琴原本浮躁的心也平靜不少,握住江泱泱的手,點頭道:“人找回來就好,其他的事就先不說了。”

    趙琴心里打定了主意,只要閨女安穩回來,她也不管她和宋淮之之間的事,她想做什么,她都不想管了。

    江泱泱安靜的待在趙琴(身shēn)邊時,卻悄悄用精神力覆蓋云山村尋找陸端然。

    奈何她現在精神力有限,覆蓋的區域不過方圓幾里,根本看不到一個人影。

    江泱泱心微微提起,內心泛起幾分不安,陸端然不會有事的。

    夜里,朦朧的月光灑滿葳蕤的樹木,月光下樹影斑駁陸離,偶爾的幾聲不知道什么動物的鳴叫,襯得這夜更加森冷可怕。

    陸端然小臉微白,伸手抓住了(身shēn)邊宋淮之的衣袖:“淮之哥,我怕。”

    她的聲音顫抖,讓人聽了有幾分憐惜。

    宋淮之眉眼間很是不耐煩,想到陸端然的(身shēn)份,又忍了下來,對陸端然安慰道:“別怕,我在這,我們再走一會,前面有個小山洞,我們去待上一晚,等他們找來。”

    “我、我哥他們會來嗎?”

    “會的!”

    宋淮之堅定的說,陸端然可是陸家唯一的女兒,陸家人怎么可能放任她在外。

    “可是——”

    陸端然有些后悔了,她就不該聽信宋淮之的話,沖動之下答應和他離家出走,以此相((逼bī)bī)爹娘同意他們在一塊。

    她從小就是(嬌jiāo)養的閨女,除了上學,哪里離開過家。

    這會在這(陰yīn)森可怕的深山里,她真是怕極了,“淮之,我真的怕,我們回去好不好。”

    “端然,我們不能回去!”宋淮之看見陸端然開始后悔了,立刻握住她的手,對她深(情qíng)許諾:“如果我們現在回去,以后一定不能在一起,你真的舍得讓我一個人孤苦一輩子嗎?你忘記了,我們說過了,要做新時代的革命戀人,絕不能因父母拒絕,就此退縮啊!”

    “可是……”陸端然聽了宋淮之的話,有幾分遲疑。

    她忽然覺得宋淮之說的話有錯,他們在一起是自由戀(愛ài),可是父母不同意,兩人現在這個、這個叫私奔啊!

    想到這里,陸端然的小臉變得慘白,她從宋淮之手里抽回手,“淮之,我們這是私奔,是不對的。”

    “不!”宋淮之握住陸端然的肩膀,((逼bī)bī)迫陸端然和自己對視,“我們這不是私奔,我們這是為了我們的(愛ài)(情qíng)能夠存活作出的反擊!”

    “可是——”

    陸端然咬著唇,心里遲疑不決。

    “端然,看著我,你真的想要回去嗎?”

    宋淮之倏地捧起陸端然的臉龐,故作深(情qíng)的開口:“端然,我們不能回去,回去了,你就要妥協,你真的愿意放棄我們的(愛ài)(情qíng)嗎?”

    宋淮之的眼神深(情qíng)得可以溺死人,陸端然低著頭,貝齒緊緊咬著唇帶著幾分猶豫不決的開口:“我……”

重要聲明:小說《七零萌妻有點甜》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201章宋淮之的小算盤手機閱讀

快速赛车开奖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