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赛车开奖app|快速赛车游戏

 

第954章親眼看見

    第954章 親眼看見

    第954章 親眼看見

    “祥瑞?呵。”

    長椿宮中,聽聞事(情qíng)經過的李嬪目光清明,發出了嘲諷的笑聲。

    燕兒跟在她(身shēn)邊伺候了多(日rì),知道她這是不贊同的意思。

    果然,李嬪道:“永壽宮久無人居住,如今呼喇巴開出花兒來,分明是詭異征兆。皇后以為讓她自己的娘和宮人去說一通什么祥瑞之兆,就能把黑的吹成白的?”

    “娘娘高明。”

    燕兒還有些不習慣拍馬(屁pì),半晌才憋出一句來,想了想又道:“外頭的宮人們也沒全信皇后娘娘的話,只不過礙于中宮威權,明面上不得不跟著說是祥瑞罷了。其實大家私底下議論,還是說那是妖花呢。”

    李嬪聽了這話心里才舒服些,“看來后宮之人也不都那么愚蠢,不會輕易被皇后的話所蒙騙。”

    燕兒又道:“皇后娘娘這話一出,內務府的人立刻上趕著拍馬(屁pì)去了,用極好的紅綢去把芍藥花圍了幾圈,說是祥瑞。好多人都去看了,奴婢是不敢去。”

    “不去也好。”

    李嬪冷笑一聲,“只怕皇后治理后宮無德,這是上天示警于她。她自以為自己懷了龍胎又得皇上和太后寵(愛ài),便可在后宮胡作非為。她變了,再不是當初那個真正端莊賢良的皇后了。”

    周皇后給的那一記耳光,她至今難以釋懷。

    燕兒是個做粗使的小宮女,不了解周皇后,只知道后宮里的人向來都夸贊周皇后端莊賢良的,反而是自家主子的風評越來越不好。

    不過沒關系,不管她跟的是什么主子,好歹是上來做細活的宮女了,不用大冷天拿著掃把在外頭掃地,這她已經很滿意了。

    李嬪道:“你得空多讓人留意著永壽宮那邊,看看皇后都在弄什么。我倒要看看,她到底要怎么把這件事圓過去。”

    “是。”

    一連數(日rì),侍衛們都暗中守在永壽宮,卻沒聽到宮人口中奇怪的動靜。

    沒有任何的怪異之處,除了那叢芍藥依舊鮮艷以外。

    侍衛們看久了都覺得發毛,若不是幾個人待在一處,他們自己是不敢在永壽宮待著的。

    事(情qíng)沒有半點進展。

    周皇后不(禁jìn)也苦惱起來,她原本試圖讓旦兒散播一個假的原因出去,比如找幾個清掃永壽宮的宮人主動承認他們燒了炭盆。

    這個想法被周夫人反對了。

    “如此不可。若是這件事被拆穿,到時候宮里的人會怎么想?他們會認為這花果然有什么妖異,否則皇后何以設計騙人?如此不但會使事(情qíng)鬧得更大,還會影響皇后的聲名。”

    周皇后想想覺得她說的也有道理,“可難道就放任這件事不管么?”

    這件事連乾清宮都驚動了,小紀子都派人去永壽宮看過。

    只是不知皇上是怎么想的。

    周夫人思忖片刻道:“皇上(日rì)理萬機,又特特說了后宮之事都由你來處置,你切不可辜負他的信任才好。若實在沒辦法……不如去請教太后?”

    太后?

    周皇后眼底有光芒亮了亮。

    ……

    “……因此事事關太后的永壽宮,皇后娘娘不敢擅動,特讓奴婢來稟告太后。”

    旦兒去御園稟告蘇幼儀此事,蘇幼儀聽罷不(禁jìn)好笑,“永壽宮又鬧鬼了?這也奇了,已經不是第一次了。真該告訴淑芽聽聽,她必定要嚇壞了。”

    “淑芽姐姐如今不怕鬼了呢。”

    霞兒上來笑道:“上次淑芽姐姐進來看太后,還和我們在一處說鬼故事,真不敢相信她以前十分怕鬼。”

    旦兒聽著她們一口一個鬼不鬼的,心里都發顫。

    這么忌諱的話當著太后的面說,真的沒問題嗎?

    哦,她差點忘了,太后是不信鬼神的。

    蘇幼儀見旦兒一臉驚恐,笑道:“不必害怕,這世上從來沒有鬼怪。想來皇后讓你來不單是因為永壽宮是哀家住過的地方,更是因為后宮流言四起她無計可施吧?”

    旦兒恭恭敬敬地低下頭,“太后英明。皇后娘娘年輕不經事,實在不懂如何平定后宮流言,所以特讓奴婢來求太后。求太后賜個主意,好平定后宮之事。”

    果然不出蘇幼儀所料。

    “這事哀家從前也辦過,倒不稀奇。只是你說皇后命侍衛埋伏了許多(日rì)都找不到人,這就有些不好辦了。”

    蘇幼儀想了想,忽然望向窗外,從這個角度隱約可以看到東廂半開的窗子底下,季玉深正在那邊讀書。

    她忽然有了主意,“有了,霞兒,你去請季先生來,看他有什么法子。”

    旦兒聽見這話,忙低下頭去不敢應話。

    這位季先生據傳說是太后的男寵,太后十分寵(愛ài),以至于同進同出同食同寢,此人也確實有些才能,能做兩位小王爺的老師。

    不多時季玉深過來了,從他的面色看來,霞兒已將事(情qíng)的來龍去脈都告訴他了。

    “你快替皇后想想,這事該怎么辦。”

    蘇幼儀一副連腦子都懶得動了的神(情qíng),看得季玉深忍不住搖頭。

    她默默端起茶盞輕抿,仿佛在看別人的(熱rè)鬧,旦兒只好看向季玉深。

    季玉深便詢問了她一些細節,“那花開得和(春chūn)(日rì)里有什么不同?比如花包大小,以及葉片的顏色?”

    旦兒在腦中思索片刻,道:“那花包也沒什么特別,葉片的顏色顯得格外青翠些,別的都和(春chūn)(日rì)里一樣。只是不知為何,奴婢和其他宮人在那里瞧著,都覺得莫名的詭異,連周夫人也是這樣說的。”

    “詭異?”

    季玉深微微勾起唇角,“有些時候,所謂的詭異只是人心里的那個坎過不去罷了。若這叢芍藥開在(春chūn)(日rì)的御花園里,你們便不覺得詭異了。”

    旦兒想了想,點頭,“那季先生覺得該如何才好?”

    季玉深看了蘇幼儀一眼,緩緩坐下道:“在親眼看到之前,我還不好下結論。只有親自進宮看看永壽宮的(情qíng)況,才能有對陣之策。”

    “去吧。”

    蘇幼儀痛快道:“你就替我進宮去一趟,有你在一定能有妥善的解決之法,也好讓皇后安心養胎。”

重要聲明:小說《盛世嬌寵:這個娘娘有點懶》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954章親眼看見手機閱讀

快速赛车开奖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