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赛车开奖app|快速赛车游戏

 

242 走到最后才是勝利

    周娟娟晚上正好要加班,做完手頭上的事(情qíng)后,在值班室里待著有些無聊,就跟同事說了一聲,走了出去。

    “又去看你那個老同學啊?”她同事年紀比她大一點,聽她要出去,抬起頭來,調侃道,“看你這么上心,不會是老(情qíng)人吧。”

    “不損我幾句你會死啊。可別讓他女朋友聽到,不然我就倒霉了。”周娟娟笑罵一句,向陳旭所在的病房走去。

    夜已經深了,住院部格外的安靜,走廊的燈關掉了大部分,病房里也都關燈了。她雙手插在面前的兜里,神態很悠閑,對于這樣的環境,早已經習慣了。

    她一邊走,一邊想著這位老同學的事(情qíng)。她特意去問過他的主治醫生,他的病(情qíng)有些特殊,既沒有外傷,也不像是有病變,而且大腦皮層特別活躍,偏偏醒不過來。醫生也暫時判斷出來他現在是什么(情qíng)況。只能暫時先觀察。

    如果明天不醒過來的話,會給他全(身shēn)做一個更詳細的檢查。

    “護士。”

    突然,(身shēn)后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把她嚇了一跳,回頭看去,是一個奇怪的女人,大半夜的,還戴著墨鏡和帽子至于口罩,反倒不奇怪了。

    “請問702病房怎么走?”

    女人的語氣還算禮貌,周娟娟也就沒太計較,說,“跟我來吧。還有,現在是半夜了,病人需要休息,別大聲喊叫。”

    “啊,真是不好意思。”那個女人壓低了聲音。

    周娟娟便不再說話,向702病房走去,正巧,陳旭就在那個病房里。

    她們一直走到走廊的盡頭,倒數第二間就是702。

    周娟娟還沒開口,那個奇怪的女人已經先一步進了里面,從那急切的動作,就可以猜得到,里面肯定是她很在意的人。

    她的腦海里掠過三個病人的資料,她每天都跟病人打交道,對他們很熟悉。

    突然,她心里冒出一個念頭,“不會是那個家伙吧?”

    她走進病房,里面沒有開燈,只有陳旭的病(床chuáng)前,有一些微弱的亮光。而跟她一進過來的那個大半夜還戴著墨鏡帽子的女人,就站在那里。

    “還真是他啊。”

    周娟娟心中有些感嘆,陳旭這女人緣也恐怖了吧,(身shēn)邊已經有三個大美女圍著了,現在又來一個。

    就是不知道這個新來也不知道跟他是什么關系,還有長得怎么樣。

    她想了想,沒有進去,就在門口等著。

    …………

    另一邊,金秘書見到白錦宣的時候,不由蒙了,雖然她戴著墨鏡和口罩,但是下意識覺得,應該就是她了。

    她怎么也沒想到,白錦宣會真的出現,隨后,她就意識到自己犯了一個巨大的錯誤。她前老板的那個(情qíng)人,完全可以說是包/養的。但是陳旭跟白錦宣,真要說是包/養的關系,只可能是反過來。

    她剛才把醫院和(床chuáng)號發過去,是想告訴對方,陳旭確實在住院,而不是編的。之前她老板就因為撒謊被(情qíng)人給揭穿,真是鬧得雞飛狗跳。

    所以,當白錦宣問陳旭是不是在住院的時候,她想的是,對方應該是在查崗,才把地址發了過去。

    但是怎么也沒想到,她連夜就趕來了。

    她不怕被記者發現嗎?

    她不怕撞到陳旭的女友嗎?

    金秘書真的是有些措手不及,從椅子上站了起來,也不知該怎么稱呼她。

    白錦宣走到(床chuáng)前蹲下,握住陳旭的一只手,摘下了墨鏡,癡癡地看著他的臉,伸出一只手,輕輕撫摸著。

    金秘書見到她的動作,心里有些著急,羅希云隨時可能回來,要是見到這一幕,到時候該怎么收場?

    她只能走近一些,擋住門口那邊的視線,一邊小聲提醒道,“他女朋友應該要回來了。”

    白錦宣仿佛沒有聽到她的話,反而問道,“他昏迷了多久了?”

    金秘書說,“早上到現在。”

    “一直沒醒過來嗎?”

    “沒有。”

    “醫生怎么說的?”

    “還沒有找出病因,要再做一些檢查。那個,我要出去一下。”金秘書說著,往后退去。走到門外,發現周娟娟站在那里,不由愣了一下。

    “我過來巡夜的。”周娟娟解釋了一句,往病房里看了一眼,就離開了。

    金秘書原本有些擔憂,后來想到白錦宣一直戴著墨鏡和口罩,她應該認不出來,才放下心來。

    接著,她忍不住嘆息一聲,原本以為自己跟了一位完美的老板,除了能力稍略不足之外,沒有別的缺點了,好在他懂得聽取別人的意見,學得也很快。最重要的是,碰到了一個絕佳的機會,已經有了起飛的底子。

    可是沒想到,他的感(情qíng)生活會這么豐富,一個羅希云不夠,居然跟白錦宣這樣一個大明星有染。更可怕的是,還招惹上了楊錦夏。

    現在陳旭昏迷不醒,三個女人差點撞到了一起,還得她來收拾這個爛癱子。

    不行,要讓他加工資。

    她心里恨恨得想道。

    …………

    病房內,白錦宣握住陳旭的手,小聲說道,“你能聽到我說話嗎,是我,我來看你了。聽到你出事,我好擔心。你可千萬不要有事。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你……”

    “我們忙得見面的時間都沒有,只能通過視頻通話,就算你已經有了女朋友,我都能接受,因為我知道,我不可能正大光明地跟你在一起。”

    “但是,我一直在努力,我相信,總有一天,我可以擺脫一切束縛,到那時,就沒有人可以阻止我們了。”

    “我也不怕跟任何人競爭,我什么都不怕……”

    “你一定要快點醒過來。”

    她握住他的手,放在鼻子前,閉上眼睛,用很輕的聲音說著話。

    過了一會,她重新睜開眼睛,說,“我得走了,方方還在等我,再不下去,她要擔心了。這幾天,我都會待在這里,我一定會回來看你的。”

    說完,她將他的手放回到原位,重新戴上墨鏡,站了起來,深深看了陳旭一眼,轉(身shēn)走了出去。

    出了病房,她見到了金秘書,她剛才就認出來了,這是住在她隔壁的那個女人,陳旭跟她提過,這是他的員工。后來,她還透過貓眼,見過幾次,記住了長相。

    她誠懇地說道,“謝謝你,他就麻煩你照顧了。”

    “這是我的職責。”金秘書客氣地說道。

    “那,我先走了。”白錦宣說著,回頭朝病房內看了一眼,向來時的路走去。

    快到樓梯口的時候,她聽到拐角處有腳步聲,迎面就看見一個女人,僅僅看了一眼,她就下意識地覺得,這是陳旭的女朋友。

    她有著一張美得毫無瑕疵的臉,高挑的(身shēn)材,氣質出眾得有些耀眼。一件某奢侈品品牌的當季新款裙子穿在她(身shēn)上,看起來比模特穿著還要好看。

    即使白錦宣對自己有著充分的自信,看到她的第一眼,也不由得產生了些許動搖。怪不得陳旭會對她念念不忘,她長得真的很漂亮。

    她腦中閃著這些念頭,跟那個女人擦(身shēn)而過。

    很快,她就調整了過來,感(情qíng)上的事,是很難說得清的,并不是長得漂亮就有用,也許因為某件小事,他們就分手了呢?

    能走到最后,才是勝利。

    …………

    羅希云打電話通知陳旭父母的時候,就已經在附近的一家酒店訂好了房間,送他們過去后,很快就趕回了醫院。

    剛出電梯,在拐角處跟一個奇怪的女人擦(身shēn)而過,她下意識地回頭望去,見對方已經走進了電梯內,心里泛起一絲怪異的感覺。

    不過,這種感覺只是一閃而過,她沒有多想,趕緊去了病房那邊,讓金秘書先回去了。她親自陪護。

    金秘書一走,就只剩下她一個,忙活了一整天,也困了,坐著坐著,就趴在(床chuáng)邊睡著了,

    半夜的時候,她醒了過來,手臂被壓麻了,睡得很不舒服,干脆脫了鞋,躺到了(床chuáng)上。

    病(床chuáng)不大,好在陳旭不胖,她側(身shēn)躺著,剛好夠位置。為了防止掉下去,她抱緊了他的手臂,緊緊貼著他,看著他的臉,小聲說,“晚安。”閉上眼睛,很快睡了過去。

    ps:周末了,求推薦票。

重要聲明:小說《我的專屬夢境游戲》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242 走到最后才是勝利手機閱讀

快速赛车开奖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