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赛车开奖app|快速赛车游戏

 

第一百四十章.鐵鏈罡風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曉離 書名:焚圣
    遠處,是呼呼吹過的風聲,夾雜著穿過密林時,帶起的沙沙聲,近處是風聲吹動鐵鏈,發出清脆的金屬撞擊聲音。泡-書_吧(WwW.PaoShU8.COm)

    但在這片刻間,無數的樹葉,已經隨著這強大無比的風,向著張麒天卷來,這樹葉的力道之大,簡直能媲美一個狂武境界武者的全力一擊。

    張麒天神色一緊,但此時已經沒有了退路,右邊吹來的樹葉,幾乎是一剎那,便近在眼前,張麒天右手一甩,將司徒風從自己的(身shēn)后,甩到了(身shēn)前,司徒風被這一下,嚇得心里震((蕩dàng)dàng)不已,看著眼前飛來的樹葉,他早已喪失了抵抗的勇氣。

    “九幽魔焰決”運轉,(身shēn)體內的斗氣,如同突然沸騰了一般,向著四處竄行,天地間的氣息,也在極速的以張麒天為中心,迅速靠近。

    半空之中,斗氣凝結糾纏,片刻時光,便在頭頂,顯出了一副寬約十丈的畫面,正是在滅仙城時,給司徒清寒展示的那一招,不過,此時的張麒天,發出的可不是空架子。

    只見那半空中男子,眼睛驀然睜開,這天地,似乎都在此時一滯,所有的物體,都似乎在這一個瞬間,停止了下來,化作了徹底的寧靜。

    但緊接著,狂風呼嚎而過,樹葉已更快的速度飛來,已經擊打在了那畫面中的男子(身shēn)上。

    男子(身shēn)上,黑色的斗氣洶涌,嘴角,還帶著一絲邪(性xìng)的微笑,他(身shēn)上,卻是驀地一亮,無數的黑色斗氣,如同觸手般,從他(身shēn)上每個部位鉆出,與樹葉撞在一起。

    嘭嘭聲不絕于耳,畫面中的男子,如同活過來一般,手上下擺動之間,已經形成了一道穩固的屏障,樹葉片片擊打在這屏障上,不斷的發出響聲。

    張麒天愣了一下,看看半空之中的畫面,心里對這個招式的威力,有了一定的了解,但看已經將樹葉抵擋了下來,腳下一動,連忙繼續向著前方滑去。

    后方,樹葉撞擊的聲音絲毫不弱,仿佛從所有的方向,都有樹葉飛來,等張麒天兩人走出這畫面籠罩的地方時,畫面閃了幾閃,慢慢消散了。

    到了這里,樹葉已經不像剛才那么多,但還是有著稀少的一兩片,會從右邊飛來,張麒天一手推著司徒風前進,一手撥打著飛來的樹葉,樹葉力道果真極大,張麒天掌心都被震的隱隱發麻。

    狂風怒號,腳下的鐵鏈,在不住的抖動,上下擺動間,如同一條發怒的巨蟒,在黑暗中翹首擺尾,活靈活現。

    一路走過,終于,張麒天一個飛躍,帶著司徒風跳上了地面,白光一閃,小狗也出現在了(身shēn)邊,眼睛在月光下,發著瑩瑩的光芒,可以看得出里面的自豪之意。

    張麒天蹲下(身shēn)去,摸摸小狗的頭,冰冷的心,稍稍溫暖了一些,抬起頭來,一絲溫暖卻是消逝,開口說道:“長老現在睡了沒有,我們是現在過去,還是明天再說。”

    司徒風此時腿腳尚軟,剛才的那些樹葉,隨便一片飛到他的(身shēn)上,他也無法抵擋,雖然有著張麒天,但他心里也是提心吊膽,害怕至極,所有的神經,都繃的緊緊的,此時落到地面上,他的精神才松弛下來,深深的呼氣吸氣,努力排解著心中殘存的那絲后怕。

    聽到張麒天問自己,司徒風把尸體提起來,說道:“長老應該是已經休息了,我們還是明天再去吧,前輩,你要是不嫌棄,我幫你安排住處吧,這尸體,就放在院子里吧,沒人會偷的。”

    張麒天看了那尸體兩眼,卻是心中有點發怵,殺人時,自己根本不會感覺到有什么(情qíng)緒存在,但想到自己的院子里,竟然要一夜都擺放著一具尸體,他還是心里有點微微的不得勁。

    “你還是找個地方把這尸體放起來吧,尸體放在院子里,不好”張麒天皺著眉頭,說道。

    司徒風一手將這尸體提起來,開口道:“好的,前輩,我那院子還有一間空房,要不,你在我那里住好了。”說著,司徒風向前面走去,給張麒天領著路,雖然腿腳還有些軟,但至少,已經可以走路了。

    張麒天跟著司徒風一路向前,途中,卻是在仔細傾聽著每個院子內的響動,這司徒家族,偌大的山脈間,竟然會沒有一絲人聲,這讓張麒天感到很是費解,此時傾聽之下,院子里卻是不斷有著調息時均勻的吐納聲傳出,空氣中的氣息,也有著微微的波動。

    并沒有細想,張麒天只以為這所有的人,都是在修煉之中,也就放寬了心,緊緊跟在了司徒風(身shēn)后,這山峰上的平臺很是不小,而司徒風的屋子又在最邊緣處,所以他二人,竟是走了有足足一刻鐘。

    面前,是一座精致的小院,雖然是在夜里,但月光灑下,那種清雅的感覺更是強烈,四周的灌木和大樹,在風中擺動著,偶爾會有幾片葉子,從張麒天眼前飄下,落在塵埃之中。

    推門而入,院內一片漆黑,所有的聲音,都在這剎那間,退縮到了院子外面,這院子里面,似乎是自成天地,所有的聲音都消失,只剩下了虛無的黑暗。

    司徒風似乎早已習慣了這樣的事(情qíng),絲毫不覺詫異,走到主屋前,將屋前的燈點亮。

    昏暗的燈光,驅散著四處的漆黑,張麒天這才感覺舒服一點,向著那燈,走近了幾步。

    “前輩,你今夜便在我這屋子休息吧,需要新的被褥嗎?”司徒風手里還提著尸體,在這昏暗的燈光閃動中,那尸體臉上的表(情qíng)更是恍惚不已,可怖無比。

    “不需要了,我打坐調息便是”張麒天搖搖頭,邁步走進了正屋,屋內擺設,還算是精致,但隱約中,又透現著一絲奢華之意,不過張麒天也并不在意這些,打量片刻,盤腿坐在了(床chuáng)上。

    司徒風看張麒天已經入定,連忙退了出來,打開院門,提著尸體向著遠處的黑暗走去,片刻后,只聽的噗的一聲輕響,再過一會兒,司徒風只提了一個人頭走近小院,將人頭,隨意的向著門口的大樹上一扔,便走進了院子。

    一夜無話,不論有誰,在這一夜死亡,又有誰,在這一夜誕生,太陽都會照常升起。

    微微的陽光,照進屋子,灑在張麒天的臉上,小狗趴在張麒天的(身shēn)旁,睡的正是香甜無比,發出微微的鼾聲。

    張麒天睜開眼睛,站起(身shēn)向外走去,門外,清新的風吹過,早晨還很是冰冷,似乎是聽到了這邊的聲音,片刻后,左邊的房子里,司徒風走了出來,看到張麒天,連忙行禮道:“前輩竟然起的如此之早。”

    張麒天點點頭,沒有說話,向著院外走去。

    司徒風的小院,已經是這山峰平臺的最邊緣,走出之后,門前不遠便是一道懸崖,遠處,一輪紅(日rì),剛剛露出了一絲邊緣,懸崖之下,是濃濃的山霧,隨著風來回的翻滾,清涼的冷風,吹上張麒天的面龐,讓他神(情qíng)為之一震。

    片刻后,司徒風也跟了過來,神色恭敬的站在張麒天的(身shēn)邊。

    極遠之處,那紅(日rì)慢慢的升起,終于,金光萬道,燦燦光華猛然躍起,躍出了海面,照亮了天空。

    張麒天點點頭,說道:“這里的景色還當真不錯,我在修仙大陸上時,還從來沒有見過。”

    司徒風的臉上,崇敬之(情qíng)更重,懦懦的問道:“前輩竟然去過修仙大陸么,那里怎么樣啊。”

    張麒天眼神中,有著一絲緬懷,但轉眼便消失無蹤,低聲的說道:“修仙者的大陸啊,那里生活還算平穩吧,不會像在亂星海一樣,每天都是爭斗。”

    司徒風撓撓頭,似乎是自言自語的說道:“那除了爭斗,還應該有什么嗎?不是殺人,就是被殺啊。”

    “走吧,去見長老”張麒天轉(身shēn)進入院內,將小狗拉了起來,再次出來時,司徒風手里已經多了一顆人頭,經過了一夜的風吹,這人頭已經有些干枯,但臉上的青色,卻是更重了幾分。

    長老的屋子,在這山峰的中心處,不過此次兩人的速度卻是快了不少,很快便到了長老的院前,司徒風通報了一聲,不一會兒,里面傳出一聲慵懶的老者聲音“進來吧”。

    推門而進,長老正站在院內,看到司徒風手里提著的那人頭時,眼神中光芒一閃,張麒天還未說話,長老便開口說道:“這是靈煞谷傳功長老的孫子吧,不過那老頭兒子孫太多,也不知道這是第幾個了,好了,既然已經通過了,那也不必耽擱,我們去見族長吧,風兒你就不用來了。”

    說罷,長老便向著外面走去,張麒天連忙跟上,司徒風看了看手里的人頭,嘆息一聲,也向外走去。

    剛走出院門,那長老便是一步踏出,凌空飛去,張麒天連忙跟上。

    片刻間,便已經到了這山峰平臺邊緣,張麒天眺目望去,這山脈,形成一個圈,靠近一些,是一圈山峰,而在這一圈山峰的中心,便是族長所在的地方了。

重要聲明:小說《焚圣》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一百四十章.鐵鏈罡風手機閱讀

快速赛车开奖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