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赛车开奖app|快速赛车游戏

 

第一百四十一章.血霧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曉離 書名:焚圣
    太陽雖然升了起來,可山谷之中的霧氣,卻是絲毫不退,迷迷蒙蒙的,隨著冬天的冷風不斷的滾動著,似乎這濃霧深處,隱藏著最為兇惡的猛獸。

    中央山峰的建筑,很明顯便比之先前那些建筑要好了不少,而這山峰平臺,也是比外圍的那一圈,要大了不止十倍,到了這里,才微微有著人聲響起,偶爾會有幾人,從樹木之中,穿行而過,路過張麒天二人時,都會向長老行禮,但看向張麒天的眼神中,都帶著一絲好奇。

    匆匆走過,長老并沒有停留,張麒天緊跟(身shēn)后,也是急急的向著這山峰最中心走去。

    兩人雖然是在走,但速度幾乎要比普通人跑動還要快,這一段路程,走了將近一刻鐘,眼前便是峰回路轉,在密集的樹木之中,出現一座宏偉的大(殿diàn)。

    (殿diàn)前,一面巨大的石碑,上面只寫著“司徒”二字,但這二字,卻是如同拔天而起之劍,森森寒意從中透出。

    眼前,似乎是一片紅色。

    天,是紅色。

    地,是紅色。

    萬物,都是紅色。

    紅色凝聚,慢慢的化作了滴滴鮮血,從空中落下,又因為地面的滾燙,而變成了蒸氣飛起,天地間,便形成了一個穩定的循環。

    風吹過,似乎依然殘留著亙古不變的那血腥氣味。

    張麒天搖搖頭,從這石碑上移開了眼神,這石碑比滅仙城城主府的那塊還要厲害,這石碑,幾乎就要影響到自己的心神了。

    長老看了張麒天一眼,開口說道:“這石碑,從我記事以來便有,聽比我更老的人們說,這東西是當年司徒家族第一任族長在此建立家族時,從地底下挖出來的,后來便親自在上面書寫了這司徒二字,到了今天,也不知道過去了多少歲月了,可這石頭,一點損壞都沒有。”

    長老言語中,有著一絲緬懷,也許是想到了一些已經死去的老人,也許是想到了家族的龐大。

    張麒天點點頭,說道:“這石碑真厲害,我們進去見族長吧。”

    長老點點頭,緩緩推開那扇重若高山的大門,一步跨入大(殿diàn)中,張麒天緊隨其后。

    光明,似乎在剎那間被阻隔在外,大(殿diàn)內(陰yīn)森森的,似乎還帶著一點詭秘的氣息,油燈遍布在大(殿diàn)邊緣,但只點亮了不多幾盞,昏暗的燈光,照著(殿diàn)內的物事。

    大(殿diàn)正中,卻是一個偉岸的(身shēn)影,背對著張麒天二人,連他二人的進來,都沒有給那(身shēn)影造成哪怕一絲的晃動,似乎站在那里的,根本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具沒有任何生命氣息的尸體,燈光恍惚下,那偉岸的(身shēn)影,卻是透露出了一絲難言的詭異。

    “拜見族長”長老輕聲的開口,躬下了(身shēn)子。

    張麒天看了看面前的(身shēn)影,眉頭微微的皺皺,也躬下(身shēn)開口道:“晚輩拜見族長。”

    前方那偉岸的(身shēn)影,依然沒有絲毫動彈,但片刻后,(陰yīn)霾的嗓音,從那(身shēn)體中傳出:“是長老啊,有什么事嗎,這又是何人?”聲音中,一絲感(情qíng)波動都沒有,似乎,他是在對著空氣說話,是在自言自語。

    “回族長,這是來投奔我司徒家族的,而且,任務已經完成,我今(日rì)帶他來,是為了向族長稟報,順便拿到他的(身shēn)份符牌”長老的(身shēn)子,一直都躬著,而張麒天看到長老如此,自己也不能將(身shēn)子站直,只好陪著長老,一起躬(身shēn)。

    前方那偉岸的(身shēn)影,悠悠轉回(身shēn)來,張麒天余光掃過,卻是吃了一驚,這司徒家族的族長,一張臉,慘白無比,在燈光的映照下,更是一絲人色都沒有。

    但就在此時,那族長的眼睛中,卻是猛地爆發出三寸的精光,這光,竟然是如此的真實,眼珠亮的便如同天空的陽光一般,刺眼無比。

    眼中精光,卻是瞬間長了起來,直直向著張麒天沖來。

    張麒天心中一緊,只覺渾(身shēn)上下,所有的秘密,在這一剎那,便被這族長全部看透了,但片刻后,黑木傳來涼絲絲的氣息,將這精光阻隔在張麒天的心神之外。

    張麒天并沒有后退,因為他明白,這只是族長的試探,若是自己心虛了,才會出事,果然,那精光在張麒天(身shēn)前掃動了片刻,便縮回了族長眼里。

    但就在這片刻時間里,張麒天的后背,已經被自己的汗水沾濕,黏乎乎的粘在后背上,十分不舒服。

    族長一張慘白的臉上,沒有絲毫表(情qíng),嚴肅無比,看著兩人,過了一會兒,才開口道:“不錯,有著很好的天賦,能靠著自己修煉到裂山地步,也算是十分難得,從此之后,便在我司徒家族吧,家族不會虧待你的”族長的聲音,鏗鏘有力,卻是死板無比,說完話,便一揚手,左邊墻壁驀然打開,飛出了一塊巴掌大的符牌,向著張麒天而去。

    張麒天一把將符牌抓在手里,仔細看去,這符牌入手冰涼,不知是那種石頭的材質,正面寫著司徒二字,背面則是寫著供奉二字,空白地帶,全部以細密的花紋填滿,顯得古樸無比。

    “其他事,還是由長老安排吧,沒有其他事的話,你們可以走了”族長說完便是揮揮手,再次把自己的(身shēn)體轉了回去,看著那一面墻。

    長老行禮后,帶著張麒天退出大(殿diàn),等將那扇大門關上之后,長老才長長的松了一口氣,同時,眉頭卻是不由的皺了皺。

    “過幾(日rì),要向我們家族內的人,宣布一下這事,到時候,你得出息,現在,先選擇一個地方吧,你可以選擇這山峰上的院子,也可以在這山脈之中,隨處尋找一塊地方,不過,那就需要自己開鑿洞府了”長老急急的向前走了幾步,走出了大(殿diàn)的范圍,方才開口說道。

    張麒天心內疑惑,似乎這族長和長老,有著一些事(情qíng),是自己不知道的,但此時也不能詢問,只好作罷,聽到長老的話,張麒天思索片刻,回答道:“我還是自己開鑿吧,是這一片山脈內,所有的地方都可以么?”

    長老點點頭,眼神望向了遠處,說道:“都可以,你選好了,自己開鑿便是,相信以你的實力,不會把這山打塌吧。”

    張麒天尷尬的笑笑,連忙說道:“這個自然不會。”

    “既然如此,我便先走了,若是洞府內需要什么東西,或是功法之類的,在向族人宣布之后,就會給你”長老說著,便腳下一蹬,騰空而起,向著遠處飛去,似乎一刻走不想在這中央的峰頂待著。

    張麒天愣了片刻,也是蹬地向著邊緣處而去。

    這山脈之間的濃霧,卻也甚是詭異,張麒天本以為從那山腰處開始,到山腳以下便都籠罩在這迷霧中,但他從邊緣飛下,直直的進入濃霧之中后,才發現根本不是這樣。

    濃霧,似乎只是這一層,如同一條分割線一般,將峰頂和山腳分割開來,這一條濃霧,僅僅是遍布在離地一里到一里半這一段,其他的地方,卻都是清晰無比。

    張麒天從這濃霧中穿出,向著下方的看去,這山脈間,并沒有多少洞府,但依然可以看到,似乎是因為地方太大,所以導致這些洞府分布都比較稀疏,好在張麒天本(性xìng)也甚是好靜,四處尋找一番,終于外圍的一圈山峰間,找到了一個沒有人煙的地方。

    匆匆落在山間生長的叢林中,四處打量一番,便準備自己開鑿洞府,但就在此刻,地面卻是一陣詭異的抖動,這抖動,強烈無比,似乎是有著什么力量,在強行撞擊這塊地帶,便是以張麒天的功力,也不由的晃動了兩下,才穩住(身shēn)形。

    但下一刻,張麒天抬頭看時,卻見極遠處,一道細細的血色長條,沖天而起,似乎已經和天接在了一起,而震動,似乎也就是從那里傳來的。

    而片刻之后,那血條卻是猛地變粗了不少,化作了血柱,張麒天心中驚訝不已,卻見那血柱再生變化,似乎是發生了爆炸,血色瞬間向著四周彌漫開來,形成了一片血霧。

    緊接著,便看到頭頂上,一道流光,極速的從峰頂飛起,向著那片地方飛去。

    張麒天也騰(身shēn)而起,片刻后,已在高空之中,向著遠處那里望去,但正如他一般,四處的山脈中,不斷有人從地面飛起,站在了半空之中,四顧看去,少說也有幾十人,張麒天暗自心驚,這里,裂山的占了絕大多數,但也有十人左右,是翻海以上的境界。

    遠處,不知是發生了什么事(情qíng),只見天邊的那一塊地方,原本是白霧的地方,已經徹底化作了紅色的霧氣,而天空之中,四處都有著流光,向著那里飛去,看那速度,大都是破地境界的強者。

    張麒天緊緊的盯著那片地方,雖然看不清楚那里到底發生了什么,但看了那一片血霧,他感覺,一定有大事發生。

    果然,再有片刻,那些流光,已經都接近了那片血霧。

    但就在這片刻之間,卻見這天地,猛然黑了一下,張麒天便如遭重擊,眼前都是猛然一暗,(身shēn)子向著下方極速墜落下來。

重要聲明:小說《焚圣》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一百四十一章.血霧手機閱讀

快速赛车开奖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