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赛车开奖app|快速赛车游戏

 

第二百零一章.尋找丹藥(上)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曉離 書名:焚圣
    四野海聲,隱隱傳來,風聲呼嘯中,小狗卻是一次接一次的,不知疲憊的沖擊,地面的廢墟,早已被炸開了不知多少數,而那接近中心處的地方,被炸開的次數更是多,地面早已是一個深深的大坑。(wwW.pAosHU8.cOM_泡&書&吧)

    黑熊的神色逐漸變得鄭重起來,也不再將小狗砸入地面,反而是見招拆招的,和小狗對打起來。

    過了片刻,卻見小狗爪尖的土黃色越來越重,黑熊這才開口道:“它體內的力量,極其怪異,竟能吸收我的斗氣作為它的攻擊手段,這小東西怕是來歷不小啊,若是你們有機會,一定要把這小東西的(身shēn)世弄清楚。”

    張麒天點點頭,眼神卻是隨著二人的對戰不住移動,

    終于,在第二(日rì)清晨來臨時,小狗的眼睛中出現了一絲疲憊,黑熊顯然也注意到了這一點,一掌將它推開,開口道:“去吃元核吧,等恢復了再來”,說罷,黑熊的(身shēn)影驀地從半空消失,出現時,已經在張麒天(身shēn)前。

    張麒天心內一緊,知道這就是玄天特有的瞬移神通,不由的心內有些羨慕。

    “你真的要不惜生命的代價,去報仇么?那生生催命丹,如果照你們所說,恐怕確實是霸道無比,你存活下來的機會,幾乎沒有”黑熊轉過頭來,看著張麒天,眼睛中有著一絲亮光。

    張麒天點點頭,閉上了眼睛,那個小山村,那些淳樸的村民,自己的父親,清晰的出現在腦海里,片刻后,他睜開眼睛,開口道:“仇恨,早已化作了我的道心,此恨不消,我便始終無法超脫出來,無論在何時,都會想起我父親的音容笑貌。”

    紫煙看了這邊一眼,想要說什么,但是嘴動了一下,終于還是忍住了。

    “要是你自然的修煉到那時,恐怕以你的天賦,玄天也并不是太難啊”黑熊悠悠的開口,不過語氣中并沒有勸慰的成分,只是在單純的訴說。

    張麒天愣了一下,淺淺的笑了一下,搖搖頭,說道:“我等不起,這仇恨埋在我心里太久了,我已經能感覺到它在不斷的向我的心靈沖擊,若是我閉關之中,被這仇恨一沖,恐怕也逃不了一死,索(性xìng)便扔了這條命,給我爹報仇就是。”

    黑熊點點頭,不再說話,只是眼神中,似乎是在思索著什么。

    不過片刻,小狗從遠處回來,看樣子已經恢復了實力,眼神中的疲憊神態一掃而空,還在幾丈以外,便化作了一道白光,沖向了黑熊。

    “小子,你回去尋找吧,若是找到,算是你的命,找不到,我也幫不了你”黑熊看到小狗的(身shēn)影,(身shēn)形一閃而逝,出現在小狗(身shēn)邊,開口和張麒天說道。

    張麒天看了小狗幾眼,知道小狗并沒有什么危險,也就點點頭,開口道:“前輩,那我們就告辭了,那丹藥,是在洞府中嗎?”

    “我能感覺的到,但是從來沒有找到過,你回去找找吧,路在東邊,你們一直飛就能看到”黑熊一掌將小狗遠遠的掃飛,開口回答道。

    張麒天轉過頭,看向了紫煙,紫煙并沒有理他,轉(身shēn)便向著來路走去,一臉的冰冷。

    她的冰冷,和林雪清的冰冷是不同的,林雪清的冰冷,是一種骨子里的冰冷,對誰都是那樣,是一種純潔的冰冷,但紫煙的冰冷,明顯就是專門針對張麒天的。

    張麒天無奈的搖搖頭,跟在她(身shēn)后,也向著來路走去。

    一路無話,張麒天不知從何說起,紫煙也是一臉的(陰yīn)沉,很快,兩人便看到了那座頂部是一圈白色的雪峰。

    腳下一蹬,紫煙凌空飛起,(身shēn)邊颯颯風響,速度瞬間就加到了最大,根本不像是趕路的樣子,倒像是在拼命發泄心中的不滿。

    張麒天愣了片刻,遠遠的墜在紫煙(身shēn)后,目光在她(身shēn)上掃來掃去,心中卻是不知為何,有些懷念先前那融洽的氛圍。

    這一走,便是一個時辰光景,以他二人速度,一個時辰足足能飛上千里遠,可當初來時,竟然只是一個眨眼的時間,張麒天心中再度為玄天境界的實力感嘆不已。

    走進洞府,依然是如同普通山洞一般,沒有一點特殊的地方,張麒天在洞府內來回轉圈,緩緩的踱步,眼神中的思索光芒,越來越濃。

    “生生催命丹,我必然要得到,不論這結局是生還是死,我背負著這仇恨,已經有足足十年之久了”張麒天心中,暗自回想著以往的時光。

    若不是火麟教,自己此時尚且在那寧靜的山村內,雖然沒有通天的神通,但這生活卻很是溫馨。

    若不是火麟教,自己不必四處逃亡,躲避著來自各處的追殺。

    若不是火麟教,自己也不用孤(身shēn)一人,遠赴亂星海,和林雪清徹底失去聯系。

    越想,張麒天心中便越是煩躁不安,猛地一掌拍在(身shēn)旁的圓桌上,砰的一聲響起,卻是把紫煙嚇了一跳。

    紫煙拍拍(胸xiōng)口,秀麗的眉間輕輕一皺,卻是并沒有說責怪張麒天的話,反而是轉(身shēn)走出了洞府,掃開一片空地,在崖邊的峭壁上坐了下來,眉目間,愁緒萬分,看著不斷隨風卷起的雪花,沉默不語。

    如果可能,她寧愿這一生都困在這里,只有自己,和張麒天。

    但事實明顯不是如此,也許是這剩下的半年,也許會更長一點,張麒天始終都會離開,帶著那該死的“生生催命丹”,而他得到這丹藥的同時,也就注定了他的死亡。

    這丹藥的作用是將人的所有生命潛力和靈魂潛力都激發出來,沒有人,能在這兩樣潛力都失去之后,還能存活,紫煙幽幽的嘆口氣,卻是伸手,將自己頭上的那一根金釵取了下來,一頭秀發,隨風而散,在這風中盡(情qíng)的舞動著,扭曲著。

    低下頭,紫煙的神思,不由的又回到了那個幽暗的山洞之中,自己是從何時,開始惦記著這男子,是從那客棧后的花園中,還是從那幽暗的山洞中,紫煙不知道,也不想知道,這或許就是命中注定的事(情qíng),又何必深究,這個讓自己用了五年,卻連忘卻都無法辦到的男子,竟然會突然出現在自己的面前,她還記得當時自己猛然快速起來的心跳,和心中那抑制不住的狂喜。

    只是,這次相見,帶來的只有這一個消息,如果注定要死,紫煙寧愿選擇永不相見。

    手中輕輕的摸索著金釵,紫煙眼角處,一滴晶瑩的淚珠,被風吹起,帶向遠方,耳邊,似乎又響起那一段古老,卻是感人至深的語句

    芳心苦,三世路

    癡(情qíng)總被無(情qíng)怒

    悔當初,難回顧

    此生(情qíng)了九幽住

    似乎一個女子,在面前翩然起舞,帶著幾分深閨的幽怨,和幾分得不到對方的嗔怒。

    紫煙猛地握住了手中的金釵,眼神中光亮一閃而過,似乎在這片刻間,她已經決定了什么事一般,手指,因為用力,指節都顯得發白,但她依然是坐在這懸崖邊,緊緊的握著金釵,時刻不曾松手。

    而洞府內的張麒天,根本不知道這一切的變化,他的眼中,只有這一個洞府,腦海中不斷閃過的景象,也是這洞府的構造,連一個小小的角落都不肯放過,至于紫煙的變化,他無暇顧忌,就算是顧忌到了,也無暇去理會,只是,他從未想過,紫煙有心上人,為何還會義無反顧的和他來到這里,去踏上這危險的征程。

    (身shēn)旁的石桌,被他一拍,并沒有什么變化,張麒天拍過之后,也打量了這石桌一頓,但卻沒有發現任何線索,原本是這樣,現在還是這樣,他的斗氣穿過這石桌,下面也并沒有什么異常發生。

    很快,天色再次變暗,石洞中已經是一片昏暗,張麒天雖然想繼續尋找,但也知道,自己應該去休息一下,將腦海里的東西梳理一下。

    邁步走出山洞,張麒天才發現紫煙的(身shēn)影,坐在懸崖邊上,還悠悠的((蕩dàng)dàng)著腳,原本冰冷的臉頰,終于變得平靜了下來,她的目光,遙遙的看向那升起的彎月。

    張麒天停下了腳步,看到紫煙這個模樣,他心中,竟然害怕去打擾他,害怕把這一副畫面破壞掉,所以,他就這樣站在了原地,沒有一絲聲響的遠遠看著她的背影。

    雪花并不是很大,已經是盛夏,風也變得小了很多,但在這山頂之上,依然會有幾片雪花飄在臉上,帶起一抹冰涼。

    也不知過了多久,月亮逐漸升上了高空,再想平抬著頭,看著那月亮已經是不可能了。

    紫煙高高的仰起頭,看著那發出微微亮光的月亮,片刻后,低聲的說道:“謝謝。”

    原來,她早已知道自己站在這里,張麒天輕輕的一笑,說道:“謝什么?”邁步,向著那懸崖邊上走去,一掌掃過,地面已經干凈,張麒天坐在紫煙的(身shēn)邊,嘴角微微的上揚著。

    “謝謝你為了我,在那里站了很久啊”紫煙看著天邊的星辰,嘴角也揚了起來。

    “那沒有什么,我只是不想打擾你而已”這里的星辰,和外面卻是有著些不同,這里的星辰,比外面要大了很多,而且要明亮了很多,但是,數量上卻少了很多,不過,這樣看起來,也是別有一番韻味。

重要聲明:小說《焚圣》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二百零一章.尋找丹藥(上)手機閱讀

快速赛车开奖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