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赛车开奖app|快速赛车游戏

 

第二百二十九章.賀雄飛的反擊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曉離 書名:焚圣
    遠近四周,金光彌散,(身shēn)周的空氣,像是被凝固一般,粘稠無比,(身shēn)在其中的人,都有著一種難以動彈的感覺,而那片片金葉,卻是一次次的向著眾人裹來,而且這匿形草的葉子堅硬無比,即使是小狗,都無法將這匿形草的葉子抓爛。泡書吧(.paoShu8.com)

    不過,張麒天在抵擋住幾次進攻之后,便心中了然,這金光黑煙,配合起來,不像是有生命的物體,倒更像是(禁jìn)制。

    這一片金光之中,便是這(禁jìn)制的范圍,而那葉子,還有黑煙,便是這(禁jìn)制的攻擊手段。

    張麒天大睜著雙眼,凝視著這一片金光,仔細的在其中搜尋著,每一處細節,每一個角落,都不肯放過,良久,張麒天眼睛中,突然冒出了一絲精光,然后嘴角便綻放了一個微笑,向著某一處走去。

    腳步沉重無比,似乎這短短的幾尺土地,便足以耗盡張麒天全(身shēn)的力氣。

    他的雙手,猛地上揚,在達到最高點的時候,黑木驀然出現,然后迅速的向著下方的土地扎去。

    只是,速度卻是越來越慢,而張麒天的額頭,開始冒出了汗珠,一滴一滴的向下滾落,可以看到,因為用力,張麒天的臉顯得有些猙獰,(身shēn)周的黑色氣息濃重無比。

    雖然緩慢,但依然有著速度,不過是片刻,張麒天臉上一松,周(身shēn)的氣息瞬間向著黑木匯聚過去,而隨著斗氣的匯聚,黑木的速度,陡然增大,刷的一聲輕響,直直的插入了土地之中。

    整個山體,驀然一震,就像是遭到了最強大的攻擊一般,無數的石頭,向著下方滾落,良久才傳來落地的聲音。

    而那遍布在山巔的金光,驀然向回收縮,隨著這收縮,一縷黑煙翻騰片刻,卻是發出了一聲凄厲至極的嘶吼聲。

    所有的人,都停下了動作,被這景象所吸引,愣愣的看著面前發生的這一切。

    原本不大的山巔,卻像是被無限延伸一般,從那極遠之處,一點點金光,向著這里匯聚,如雨絲一般,絲毫不停頓,煞是好看。

    最先反應過來的,卻是賀雄飛,要說這人,也真是膽大無比,此時此刻,他也不想逃跑,(情qíng)勢危機無比,四面受敵之下,卻是見他眼角驀然閃過一絲兇光,臉上狠毒無比,手中一晃,出現了一個手掌大小的法螺。

    “混沌至上,浩然作響”

    八個字,如同是那堅硬的石子,被賀雄飛一個個吐了出來,接著,賀雄飛猛地將自己手中的那法螺向上一拋,他手中掐了一個印決,再次的喃喃幾句。

    那追蹤而來的老者,此時才反應過來,面色一變,還未來得及做出什么反應,便看那空中,梵音陣陣,浩浩((蕩dàng)dàng)((蕩dàng)dàng)的從天而降,帶著一種無上的威壓,向所有人鋪下。

    這一刻的賀雄飛,不像是個惡貫滿盈的賊人,倒是有著幾分仙風道骨,不算太長的胡須隨風展開,一(身shēn)衣袍獵獵作響,腳踏半空,如有神助。

    張麒天眼看金光越來越小,而紫煙、花柔的(身shēn)影也隱約間現了出來,心中知道自己已然破了這(禁jìn)制,剩下的,不過便是時間問題。

    但突然之間,張麒天面色一紅,如血液倒流而回一般,眼中掙扎之色濃重無比。

    下一刻,手中黑木猛地亮了起來,黑氣如絲線一般,連接到了張麒天的(身shēn)上,感受著體內那熟悉的冰涼氣息,張麒天腦海中卻是疼痛(欲yù)裂,心臟也是越跳越急,就像是要從這(胸xiōng)腔里蹦出來一般。

    猛地便是一口鮮血噴了出來,盡都落在手中的黑木上,黑木如同是受到了滋補一般,豁然大亮,如一頭洪荒巨獸突然蘇醒,戾氣殺氣,卷動而出,在張麒天(身shēn)周撐開了一個不大的護罩。

    張麒天這才感覺好受一些,卻見那追蹤的三個老者,此時卻是難受無比,聽著那浩((蕩dàng)dàng)的梵音,他們都是緊緊的捂著耳朵,但依然是面露痛苦之色,看來,即便是捂著耳朵,他們也并不能阻擋這無處不在的浩((蕩dàng)dàng)梵音。

    似乎是直接從人心內響起,凈化著所有(情qíng)緒,每個人都會有貪心,私心,但這梵音,卻是如同一把把尖銳至極的刀子,生生將這些(情qíng)緒從腦海中抹除。

    正是因為有著負面(情qíng)緒,才是一個完整的人,一個有血有(肉ròu),真實無比的人,若是被這梵音生生化去了這些,那就再無自己了,可以說,是和死了一般,(身shēn)體雖然還是這(身shēn)體,但腦海中的想法,卻不是以往的想法。

    張麒天抬著頭,看著半空的法螺震動不已,不斷鳴響,他可以看得出,這法寶威力極大,若不是自己有著黑木,怕是也抵擋不住,轉過頭去,卻是看到紫煙也是滿臉苦色,但那表(情qíng)還不算太痛苦,至少,比追蹤的那三個老者要好了很多。

    再向花柔看去,卻見這母老虎只是微微蹙著眉頭,并沒有什么大的影響。

    賀雄飛(身shēn)在半空,嘴里一直不停的喃喃著什么,但他的聲音卻戛然而止,手勢一變,張開了大口,卻是沒有一絲聲音發出。

    張麒天一愣,但緊接著,那法螺猛地一震,一圈(肉ròu)眼可見的金色光波,從法螺之內散出,向著四面八方沖去,同時,聲音轟轟如雷鳴般不絕于耳,即使是張麒天(身shēn)在黑木布下的護罩之內,還是覺得心神有著一陣恍惚,險些失守。

    而那三個老者卻更是不濟,他們心中心思本就不純,藏了許多傷天害理的念頭,此時受著法音一催,頓覺頭疼(欲yù)裂,最后這一聲,更像是最后一擊般,雄渾無比,根本無法抵擋,心神瞬間便被占據,三人面色一變,都是化作了一副懺悔的樣貌,似乎是在為以往的事(情qíng)感到后悔。

    張麒天不敢再耽擱,他看的出來,這賀雄飛怕是要施展最后手段了,若是自己不走,怕是要被連累。

    手中一緊,黑木再次下降三分,那本以不動的金光,再次向著這里匯聚而來,很快,便化作了原本的大小,只是那片片金葉之上,卻是有著一道黑絲,在根部盤旋成一頭獵鷹的模樣,栩栩如生。

    張麒天一拔,將這匿形草連根拔起,看也不看賀雄飛,斗技施展,已經向著露出(身shēn)影的紫煙和花柔奔去,小狗在他(身shēn)后緊緊跟隨。

    “你們也走不得,把匿形草給我留下來”賀雄飛一聲大喝,右手一張,憑空向著張麒天一抓。

    張麒天(身shēn)周的氣流,頓時向著賀雄飛的手掌心聚集過去,就連(身shēn)體,也被這氣流帶動,緩緩的向著賀雄飛靠近,張麒天一咬牙,猛地大喝一聲,全(身shēn)斗氣聚集雙腿,(身shēn)周黑色火光,冒起三丈之高,直如魔神一般,抽(身shēn)向著后方飛退,一把抓住紫煙和花柔,化作一到黑影,便向著遠處飛去。

    賀雄飛皺皺眉,眼神中閃過一絲凝重,似乎是沒有相到張麒天竟能逃脫他這一招,看了一眼速度極快的張麒天,然后轉(身shēn)向著那三個老者攻去。

    而此時,在天火國某處,一個偌大的山峰之上。

    這山峰,像是被人生生將中心掏空一般,中心處陷下去了很深的一截,而只有一條僅容一人通過的山路,盤旋在這山峰之上,絲絲白煙,從山腳升起,憑空為這山峰,多加了一絲仙氣。

    兩個男子,站立在這山峰之上,似乎是有些冷,站在山峰邊上的男子緊了緊(身shēn)上的衣袍,看著遠方的土地,沉默不語。

    另一個男子,卻是一(身shēn)粗布麻衣,看起來就和普通老者一般,他眉頭深深的皺著,同時微微躬著(身shēn)子,等待著前方那人說話。

    “秦師兄,已經五年多了啊”前方那男子,輕聲的說著,語氣中冷靜無比,有著一種天下盡在掌控的感覺。

    背后那老者,(身shēn)子躬的更低,說道:“是啊,我們的人,依然無法滲透進亂星海,不過,聽說亂星海出了一個玄天級別的強者。”

    “哦?”似乎是有點驚訝,閻戰輕聲的開口道:“修仙大陸這么多年來,在亂星海沒有玄天級別的(情qíng)況下,都無法攻進亂星海,你知道是什么原因嗎?”

    秦傲風思索片刻,但還是搖搖頭,說道:“我不知道。”

    “哈哈”輕聲的笑了兩聲,似乎是不再想討論這個話題,閻戰眼神深邃無比,低下頭,看著那不斷翻滾的白霧,再次開口道:“難道那東西真的有那么厲害?他怎么可能進入亂星海五年還不死?”

    已經有六百多歲的秦傲風眼神中出現了一絲痛恨,狠狠的道:“那小雜種,若是被我遇到,我一定要生生的剝了他的皮。”

    “回答我的問題”閻戰的聲音,沒有一絲(情qíng)感,冰冷無比,淡淡的說道。

    秦傲風(身shēn)體一震,連忙低下頭去,開口道:“應該是,不過他不可能知道那東西是怎么用處,所以,他也不可能晉升的太快,他應該是有著一些別的方法,才能保持不死。”

    “嗯,有他的消息嗎?”似乎是所有的一切,都無法引起閻戰的興趣,他的語氣,一直都是平淡無比,但卻不知為何,他的語氣,卻像是早已掌握了這所有事(情qíng)一般。

重要聲明:小說《焚圣》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二百二十九章.賀雄飛的反擊手機閱讀

快速赛车开奖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