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赛车开奖app|快速赛车游戏

 

第三十九章.不知道的后果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曉離 書名:焚圣
    鮮血順著嘴角慢慢滴落在了黑木之上,黑木微弱的閃了一下,笑瘋了的人們沒人發現這一個異常。00ks.com泡-()

    冰涼的氣息,慢慢在(身shēn)體里流轉,只是,這冰涼的氣息,卻把張麒天的眼睛燒的一片通紅。

    有沒有一種痛,是你永遠都無法承受的痛。

    當全世界都離你遠去時,你是否會淡然一笑,轉(身shēn)從這個世界走開。

    冰涼的氣息,仿佛幽幽的在張麒天(身shēn)體深處叫喚一聲,緩緩在(身shēn)體里游((蕩dàng)dàng)。

    一個人,什么時候最孤獨,不是周圍沒有人,而是周圍有很多人,但所有人都漠視自己。

    張麒天眼睛緩緩睜開,盯著自己的腳尖,眼睛內已經是一片血紅。

    一個人,血液是冰冷還是沸騰。

    沒有人會在乎這些嗎,為什么一切的一切,都讓自己看起來像是個笑話。

    殺氣如水

    這一刻的張麒天,面對的仿佛是整個天下,這一刻的張麒天,仿佛被整個世界所拋棄。

    豁然抬頭,看向前方,陽光照在張麒天的臉上,沒人看清他的表(情qíng)。

    對面李勝的嘴臉是那樣好笑,可是,他是在為什么而笑。

    張麒天腦海中,突然又回到了那個小小的山村,就在那一天,他所有的幸福都失去了,看著躺在血泊里的父親,他淚如雨下。

    又一刻,腦海中出現了一個娉婷的(身shēn)影,只是她眼神中的輕蔑,卻怎也抹不掉。

    “啊!!”低低的呻吟聲從張麒天口中傳出,這痛楚,竟然是如此的清晰,心,竟然在微微的抽搐。

    張麒天驀地動了,只是輕輕的把黑木抬了起來。

    下面的人們笑的更瘋狂了,更有人叫喊著“我本以為你就是拿這個出來逗大家伙兒的,沒想到,你還真準備拿這個戰斗啊”,接著便是所有人笑的喘不過氣來的感覺。

    李勝也笑了,只是眼神中略微有了些好奇。

    張麒天不說話,只是把黑木從上到下揮動下來。

    擂臺上突然起了風,風沙將擂臺整個遮蓋了起來。

    李勝看到風沙起來,眼神中有了些凝重,笑的同時,已經把腳下的架勢擺穩。

    張麒天手中的黑木突然間光芒大盛,黑霧騰騰,其中更有血光大作。

    一瞬間,李勝只感覺如墜地獄,如臨九幽,還未出手,黑光及(身shēn),一時間天旋地轉,一層血氣從李勝體內而出,猛地匯入了黑木,李勝一陣惡心(欲yù)嘔,瞬間失去了所有的戰斗力,倒在了地上。

    沒有人看清里面發生了什么,也沒有人知道里面怎么了,只是,當風沙散去之后,里面(情qíng)形逐漸清晰時,所有人都呆住了。

    李勝已經是滿(身shēn)鮮血,躺在地上,虛弱的抬起一只手,指著張麒天,只是斷斷續續的說著“你...你...你”。

    張麒天站在另一邊,仿若煞星,手中的黑木黯淡無光,就那樣搭在地面。

    下面連忙闖上兩個人,將受傷的李勝扶了下去,臺下的人,卻在叫囂著“作弊,這是作弊,根本沒有看到里面有什么,不能算數”。

    張麒天緩緩轉頭,通紅的眼睛直直望著那叫囂之人,就如擇物而噬的野獸。

    那一雙充滿了暴戾與殺戮的眼眸。

    那人的叫喊聲漸漸弱了下去,怯怯的看著臺上的少年。

    長老一蹬地,飛上擂臺,輕聲的說道:“你贏了”眼光不由在張麒天手中的黑木上多停留了一會兒。

    此時在赤炎宗主(殿diàn)內,一位長老對(殿diàn)主匯報道:“宗主,這次弟子們的背景都查清楚了,都是清白背景,只是,有一人的背景...”

    “怎么樣”徐安道淡然的開口。

    “就是那個張麒天,他根本沒有背景,我查遍了我們赤炎宗方圓萬里的地盤,沒有人知道,他從何而來,這里,沒有他的消息”那位長老面有苦色,似是在為自己辦事不力而慚愧。

    “嗯,沒事,他在我們赤炎宗,翻不起大浪來的,等這次比賽過后,我們宗要派人去外面歷練了,聽說東邊出現了一只魂影虎”徐安道擺擺手,根本沒把這件事放在心里。

    “讓弟子們去見識見識也好,只是,到時候肯定不只我們一家,弟子去了,難道不怕危險么”那長老考慮的伸了一層,出言問道。

    徐安道哈哈一笑,從座位上站起,看著大(殿diàn)的頂部,嘹亮的聲音傳遍(殿diàn)內“你覺得,我們赤炎宗,需要一個連人都不敢殺的弟子么,想當年,我們哪個手上不沾染著數百條(性xìng)命。”

    那長老眼神一亮,點點頭,再不說話。

    此時的擂臺下,人們卻是面面相覷,被這一幕驚的目瞪口呆,長老說他贏了,便是贏了,便不管作弊不作弊,都是贏了。

    張麒天緩步走下擂臺,林虎連忙趕了上來。

    “兄弟,你沒事吧”

    張麒天轉過頭來,一雙眼眸通紅如血,嘴角的血絲流下,臉龐猙獰無比,林虎一個激靈,連忙搖動著張麒天的手,“兄弟,你到底怎么了。”

    似乎是被驚醒了,張麒天眼睛中的紅光逐漸消失,露出如平(日rì)般的深邃

    記憶,如在此處出現了斷層,先前的事(情qíng),模糊無比。

    張麒天低頭看看手中的黑木,心中有些了然,連忙說道:“我沒事。”

    這時,木大書也趕了過來,看見張麒天,連忙問道:“剛才到底怎么回事,怎么突然他就躺下了,還渾(身shēn)冒血。”

    “我也不清楚,可能是發了什么病吧,沒什么印象了”張麒天搖搖頭,雖然他知道是這黑木的古怪,可這黑木來歷不明,無法向外說,只能推說是急病發了。

    木大書拍拍額頭,大嘆一聲:“天啊,你難道就是運氣的代名詞么,為什么我遇不到這樣的事。”

    “說起來,你的比試怎么樣”林虎在旁邊問木大書道。

    “呃...這個...一個不小心就又贏了一場”木大書拿著折扇拍拍手,似乎還有些不好意思,“今天怎么沒看到那小狗?它去哪了?”

    “誰知道呢,反正丟不了,估計又去哪里偷吃的了吧”張麒天隨意的說道,這小狗時常不見蹤影,回來時,嘴里必然會叼著東西,對這,張麒天已經習以為常了。

    “這個....不可能吧,這東西可不是普通的狗啊,怎么會是小偷,還是那種貪吃的小偷.....啊!”木大書滿臉的不相信,把頭搖的撥浪鼓一樣,可是下一刻,他就傻了,遠處,一個白白的小影子竄了過來,嘴里老大一塊(肉ròu)。

    張麒天看了木大書一眼,木大書一副苦笑不得的表(情qíng)。

    (求票,收藏)

重要聲明:小說《焚圣》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三十九章.不知道的后果手機閱讀

快速赛车开奖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