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赛车开奖app|快速赛车游戏

 

第七十九章.亂戰(五)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曉離 書名:焚圣
    那術士倒地,而原本是腳下一歪,空門大開的木大書,也是突然說了句:“兄弟,你看那邊有美女。00ks.comw.Paoshu8.com泡!”

    就在對面那武者一剎那的失神中,木大書手中折扇搖的越來越急,片刻間,里面的青樹便長到了一個可怕的高度,這木林之中,最不缺的便是木屬(性xìng)的斗氣,木大書在這里,占了很大的便宜。

    只見那武者回過神來,一招向著木大書劈來,木大書站穩了腳跟,極速揮動的折扇,卻猛地一停,正面對著武者,口中大喝“纏!”

    那青樹枝枝葉葉,都從折扇中探(身shēn)而出,向著那武者裹去,那武者也明顯不是庸手,看到無數枝杈向著自己卷來,(身shēn)體猛地上拔八尺,空中一個前滾翻,落到了木大書的后面,一腳踢來。

    “找死”木大書口中喃喃的說道,但(身shēn)體也是瞬間扭轉了一百八十度,手中折扇向半空一扔。

    條條青光從折扇中傳出,周圍的樹木,都如同煥發了第二(春chūn)一般,不斷有嫩芽青綠色生長出來,這些嫩芽一生長出來,那些枝杈便也如瘋狂了一般,向著那武者不斷卷了過來。

    而木大書沐浴在這青光之中,(身shēn)形也是快了幾分,下(身shēn)未動,手上已經是無數拳打出。

    那武者臉色出現了一絲驚慌,他一段時間沒看到后面術士的術法支援,此時站到了木大書(身shēn)后,才發現,前面的術士早已是死在當場,(胸xiōng)前一個無比大的黑窟窿,而且四面八方,都是層層籠罩而來的樹枝,自己便是想跑,都沒有了退路。

    但那武者還是強行提起了精神,迎接著對面重重拳影。

    半空中,拳風激((蕩dàng)dàng),兩人來來往往,瞬間便是攻出了數百招,不斷有撞擊的聲音響起。

    “靜聲,我們悄悄過去”張麒天看到那武者雖然支持不住,但也不至于很快就落敗,拉了林虎一把,偷偷的向前竄去。

    林虎點點頭,卻是直起了(身shēn)子,不斷朝前蹦躍著前進,每次落地,都是悄無聲息,如同貓一般輕巧無比,張麒天詫異無比,低聲問道:“胖子,你這是怎么做到的,竟然一點聲音都沒有。”

    林虎嘿嘿一笑,回到道:“這沒什么,我從小跟著我爺爺在山里打獵,時常要跟蹤一些動物,慢慢就練出來了。”

    張麒天點點頭,平常人練到這一步,也許不是很難,但林虎這么龐大的(身shēn)軀,能做到這一步,簡直就是聞之未聞。

    兩人隱匿了氣息,緩步接近著中心的兩人。

    四周的樹枝,瘋狂的向著中心匯聚,很快,便將中心層層裹了起來,而張麒天二人,正是藏(身shēn)在這如圓球般匯集到中心的樹枝間。

    中心的戰況,此時又激烈了兩分,空中的折扇中,那青樹放出了枝杈,也是在不斷攻擊著那武者,木大書更是手腳并用,但見那武者雖然是手忙腳亂,但依然是勉強的將所有攻勢都擋了下來。

    兩人激((蕩dàng)dàng)的拳風,把周圍的樹枝推的都無法再向前一步,在四周逐漸變的越來越密實,形成了中空的圓球。

    張麒天一點頭,從樹枝間一躍而出,半空中,已是黑木下劈,攜帶著千鈞之力,而林虎胖子,則是一腳向武者的腿上踹來。

    那武者臉上驚慌更甚,堪堪避過了面前木大書的攻擊,頭一偏,躲過了頭部要害,但這依然無法全部避開,張麒天黑木猛地劈在了他的肩上,將他左肩處掃的一片血(肉ròu)模糊,林虎一腳,重重的踹到了武者的大腿上。

    那武者腿一軟,直直的向著木大書跌去。

    木大書看到林虎和張麒天,也是高興無比,但此時卻不是說話的時候,看著面前向著自己跌來的武者,手一橫,直直的向著武者的頸部砍來,人的頸部最為脆弱,若是這一掌劈實了,恐怕免不了一死。

    那武者凌空噴出一口血,感受到了面前的危險,猛地一低頭,把脖子縮了回去,被木大書一掌劈在了后背,又是一口鮮血噴出,武者重重的落到了地面上,帶起一片的塵土。

    張麒天向前一步跨出,正(欲yù)解決掉他的(性xìng)命,木大書連忙阻攔,說道:“兄弟,慢著,我還得問他點事呢,別這么早就殺了。”

    但此時那地上躺著的武者,聽到這話,面色一片死灰,牙齒猛地一咬。

    “不好,他要自盡”張麒天觀察的仔細,看到這武者臉部肌(肉ròu)一動,便知其牙齒內藏了劇毒。

    但此時明顯已經晚了一步,那武者七竅猛地流出了烏黑的血跡,(身shēn)子一軟,死于當場。

    木大書收了折扇,空中的樹枝也都恢復了原狀,看著地上已經死去的武者,嘆息道:“何苦如此,誒”。

    張麒天皺著眉頭,說道:“這事(情qíng)不對勁啊,這些人竟然是像死士一般的存在,寧愿自己(身shēn)死,都不會讓你去((逼bī)bī)供。”

    木大書也點點頭,說道:“他們這次明顯是沖著我們來的,上次見到他們,不知為何,他們卻沒有動手,此事,處處透著詭異啊。”

    而于此同時,火麟教的前面部隊,雷隋二護法,帶領著那一隊‘火苗’,也是進入了山脈之中,雷師兄跳到半空,仔細的觀察著四面的狀況,片刻后,落在隋師弟(身shēn)邊,說道:“走吧,西邊在動手,有兩隊人打斗,我們迅速趕去,張麒天可能就在其中。”

    隋師弟應了一聲,帶著那二十人,極速的向著此地趕來。

    林虎此時沒了事,才看著張麒天問道:“兄弟,現在你可以說說了吧,到底這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間,你就成了赤炎宗的叛徒了。”

    張麒天無奈的嘆口氣,說道:“我進入赤炎宗,本也不是為了修行,我生在一個小山村,我爹被一個叫火麟教的宗派殺了,我進赤炎宗,就是為了調查一下這個宗派,看看能不能找到點線索。”

    “這么說來,你還是對赤炎宗不利了?”林虎臉色有點難看,只覺(胸xiōng)中煩悶無比,這世界變得越來越復雜,讓自己怎么看都看不透。

    “不利到也說不上吧,我沒對赤炎宗怎么樣,只是各取所需罷了,我需要這個宗派的資料,我需要把這宗派每一個人都屠盡,我需要給我爹報仇”張麒天的拳頭緊緊的捏了起來,語氣中帶著濃濃的仇恨,小狗從旁邊跳出來,安慰似的((舔tiǎn)tiǎn)((舔tiǎn)tiǎn)他的手。

    木大書拍拍張麒天肩膀,說道:“不要緊,既然錯不在你,我們自當全力保你,而且,看這(情qíng)形,我們宗里也是發生事(情qíng)了,要不然,這華子哲,不會帶著這么多人來殺我們”看到了張麒天面前的小狗,木大書伸手摸了摸它軟乎乎的(身shēn)子,臉上掛起了一絲溫和的笑意。

    林虎也點點頭,說道:“兄弟,我是站在你這邊的,給爹報仇,沒錯,那群狗崽子,要是被我碰到,見一個殺一個,不過這火麟教,我還真沒聽過。”

    木大書眼神中露出了思索的光芒,良久,才緩緩開口道:“是啊,這個宗派我也沒聽說過,我自小,要是出現在三大皇朝的宗派,我應該都聽所過才對。”

    “嗯,此事不急,現在赤炎宗還在追擊我,我是不會回去的,而且,嚴浩天他們,是一定會把我追捕回去,他們,可不像你倆一樣好說話”張麒天搖搖頭,(情qíng)緒平復了很多,緩緩開口。

    便在這時,卻突然聽到遠處嚴浩天的聲音傳來“赤炎宗所屬,全部脫離戰斗,撤。”

    木大書和林虎,都是微微一愣,然后轉頭看向了張麒天。

    “去吧,我們便在此分別吧,若是緣法未盡,總會再見的,我此去要去亂星海,若是你們有時間,也可以來這里找我”張麒天笑笑,揮揮手說道。

    林虎面色遲疑了片刻,疑惑道:“那里可是修魔的地方,你去了,能立足嗎?”

    “若是在一小小亂星海都無法立足,又何談為我爹報仇呢”張麒天反問道,林虎點點頭,也是揮揮手,向張麒天告別。

    然后,兩人都是齊齊向著嚴浩天聲音傳來的地方跑去。

    張麒天抬頭向著天空看去,只余樹干的大樹上方,露出一片黑色深邃的天空。

    心中突然冒出了一個想法,這人活著,到底是為了什么?

    想了一陣,心中卻是千頭萬緒,根本無法理清,暗暗嘆口氣,卻是低下頭來,看著遠處已經跑遠的兩人揮了揮手。

    不管別人活著是為了什么,此時的自己,活著便只有一個目的,就是徹底剿滅火麟教,不是他死,便是我亡!

    又過片刻,張麒天卻突然感覺到,東邊又出現了一隊人馬,而且,他們的目的,正是這片地方,張麒天心下震驚,連忙閃(身shēn)向著遠處奔去,但轉念,又放心不下林虎二人,不由的改變了方向,朝著二人追去。

    在很遠的地方,便可以看到,赤炎宗所屬,除了木大書一(身shēn)干干凈凈,不染血跡外,其余都是或多或少的(身shēn)上掛了彩,原本十九人的隊伍,此時也是變成了十五人,看起來,在剛才的對戰中,竟有四人已經死亡。

    而華子哲一行,跟在不遠處,傷亡也是不小,足足死了有十人之多,華子哲面色一片鐵青。

    (很快,就要有新的勢力了,也要來臨了,大家投鮮花迎接吧)

重要聲明:小說《焚圣》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七十九章.亂戰(五)手機閱讀

快速赛车开奖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