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赛车开奖app|快速赛车游戏

 

第一百章.準備行動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曉離 書名:焚圣
    琴聲叮咚,舞姿輕盈,這趙國宮(殿diàn)之內,卻是一派歌舞升平的氣象。

    那赤炎宗一隊人,以金展,石仁為首,都成為了皇帝的近衛。

    皇帝得了這一隊近衛,也是很高興,當下吩咐(身shēn)后人,“給這十位大人各自取一本狂武級別的斗技來,要讓各位英雄知道,我趙國不是窮鄉僻壤,不是沒有珍藏的小國家,今(日rì)皆大歡喜,眾卿家要開懷暢飲,萬萬不可拘束啊,哈哈”(身shēn)后侍衛聽令而去,而前面赤炎宗眾人,卻是驚奇不已,斗技,越是高級的斗技便越是稀有,而很多斗技,又是不外傳的秘密,聽到這皇帝一出手便是十本,還是與各自屬(性xìng)相符合的,都是吃驚不小。

    不過多時,斗技拿來,赤炎宗眾人都拱手謝過,下面眾大臣都是歡樂無比,端起自己面前的酒杯來暢快痛飲。

    酒過三旬,菜過五味,眾人都是微有醉意,除卻那兩尊者及其余有功力的修行者,依然是眼中精光閃爍外,其余眾臣,都是有些坐立不穩,看著(殿diàn)中的舞女直樂。

    看了這幅圖景,兩尊者起(身shēn)向皇帝告別,“陛下,我們二人先告退了。”

    皇帝臉上也是有著些潮紅,喝了一口酒,說道:“去吧,兩位尊者,今(日rì)之事,多虧二位,多虧二位啊,你們真是我趙國之寶啊。”

    那大胖子摸摸自己的大肚子,哈哈一笑,說道:“過獎,過獎,那我們就此告退了。”

    “等等,兩尊者,說好的一人十位雛兒嘛,我現在就去給兩位尊者找來,兩尊者稍侯”趙笑陽聽到兩尊者要走,而自己說好的女人此時要是不送,等兩位回去,哪里還能記得自己這個沒登基的太子,連忙招呼(身shēn)后的侍衛。

    不過多時,便見那侍衛從(殿diàn)內出來,(身shēn)上斗氣四溢,迅速的跑出了宮(殿diàn)。

    張麒天暗驚,這侍衛,竟然也有大武師的級別,再向(殿diàn)內看去,卻發現那兩位尊者正在和笑陽太子答話,雙方顯得融洽無比,只是在笑陽太子后面坐著的那些皇子,都是臉上微有冷笑,眼中冒著寒光,表(情qíng)很是不屑的看著趙笑陽這位太子。

    “這些皇子們,心里都是惦記著皇位,別看趙笑陽現在(春chūn)風滿面,很可能再有幾天,趙笑陽就被他的這些兄弟們害死了”木大書低聲的說道,透過假山的石頭,正可以將(殿diàn)內那些人的嘴臉,都看個一清二楚。

    那些大臣,沒喝酒之前還是一本正經,這酒剛喝完便露出了原型,舞女跳到他們(身shēn)邊,便免不了被一頓亂摸,那些平(日rì)里裝的像是儒雅的文士,威武的大將,此時在酒精的催化下,全部變成了自己的揮發了出來。

    張麒天搖搖頭,四顧之下,卻發現小萱那丫頭從自己的條桌后站起來,跟著(身shēn)后的護衛走出了宮(殿diàn)。

    “好了,現在宴會也看完了,再看下去,這里面估計都要上演活(春chūn)宮了,誒,還好小萱出來了,當著這么小的孩子的面....”木大書收回了目光,正義凜然的說道。

    張麒天笑笑,拉了林虎一把,說道:“該回去啦,那小丫頭已經出來了要是她回去看不到我們,會懷疑的。”

    林虎摸摸肚子,說道:“誒,看了他們的宴會,才發現我其實什么都沒有吃過。”

    就在此時,卻見剛才跑出去的那侍衛此時已經跑了回來,(身shēn)后面,還跟著二十個妙齡少女,看起來(身shēn)形也很是矯健,只是體內被下了(禁jìn)止,完全發揮不出實力來。

    “慢著,先看看這個(情qíng)況”張麒天站下了腳步,再度向著(殿diàn)內看去。

    那一隊女子,面色凄苦無比,顯然也是知道她們此時的狀況,若是遇到一個憐花惜玉的,自己還可能把這一(身shēn)修為保存下來,若遇到那些完全就是為了采補元(陰yīn)而來,自己等人,(身shēn)子被糟蹋也就不說,修為一點也剩不了,恐怕最后還會淪為官((妓jì)jì),想到此處,便有人暗自垂淚。

    進了大(殿diàn),那笑陽太子看到侍衛回來,仔細的打量他(身shēn)后那二十人一番,說道:“姿色還是不錯的,勉強夠讓兩位尊者臨幸一下了”說著,轉頭看向了兩位尊者,接道:“尊者,這便是那二十人了,現在就都送給您了,你可不要((操cāo)cāo)勞過度啊,哈哈。”

    “我二人夜御百女也是不成問題,這區區十人,算得了什么”那瘦尊者看到這二十人,眼睛中有著些異樣的貪婪之色。

    “那是那是,兩尊者武力高絕天下,這十人自是不算什么的”笑陽太子連忙拱手說道。

    瘦尊者聽了這一記馬(屁pì),心中也是舒坦,從二十人內拉了十人出來,大笑一聲,腳下一動,(身shēn)形便已閃出了大(殿diàn),張麒天三人連忙矮(身shēn),卻見那瘦尊者,已經帶著(身shēn)后十人,化作一道流光,朝著皇宮另一邊去了。

    “我這兄弟,就好這口”胖子揉揉眉頭,也是腳下一動,帶著剩下的十女御空而去。

    笑陽太子臉上有些得意,旁邊的舞女走進了(身shēn)旁,笑陽將她拉入懷中,一頓亂摸亂親,方才放開手,和華子哲說道,“子哲兄,記得晚間的事(情qíng),我會給你準備好的。”

    華子哲一愣,連忙回到,“那是自然”臉上卻是帶著些的笑容。

    張麒天搖搖頭,看到這些人的嘴臉,心內便是一片不舒服,當下便拉著二人起(身shēn)離開此地。

    一路上,沿著各個隱秘的地方,倒也沒有被四處巡邏的護衛們發現,只是半路時,張麒天卻突然開口問道:“為何這次你們出動,偏偏不見了林雪清?”

    木大書看了張麒天兩眼,皺眉道:“我也不是太清楚,林師妹好像在和極道門對戰中受了一點輕傷,我們下山后,等了一會兒,不見她蹤影,便先走了,想來,她或許是走了別的路?應該不會留在赤炎宗的,你放心吧。”

    張麒天心中一動,苦澀一笑,說道:“為什么要我放心,我又有什么資格放她的心啊”,只是,腦海中卻突然縈繞起了那淡淡的藍色,如水波一般的藍色。

    那一(身shēn)淡藍的佳人,卻怎樣也無法從腦海中抹去。

    自己要去亂星海了,而她呢?沒有了赤炎宗,又該何去何從。

    木大書嘆口氣,也不再說話,只是在各處穿梭,躲避著各處的眼線,林虎在二人旁邊,不明所以的撓撓頭,很是思考了一陣張麒天話里的意思,不過最終還是頹然的放棄了,這些兒女(情qíng)長,哪里是這胖子所能想透徹的事(情qíng)。

    很快,三人便回到了小萱的屋子,而回來之后,張麒天便拿起了梳妝臺上的圖紙,對二人說道:“來,你們來看看那小丫頭昨天晚上畫的東西。”

    木大書和林虎都是好奇的走近張麒天,低頭看向了他手中的圖畫,只見那薄薄一張宣紙上,用各色的水粉,畫出了這偌大一個宮(殿diàn)的所有細節,紅墻碧瓦,都描繪的清清楚楚。

    木大書結結巴巴的問道:“這...這是皇宮的地圖?你確定這是那小丫頭畫的?怎么可能?”眼神中充滿了難以置信,畢竟,一個八歲的小女孩,能將這么大的皇宮畫出來,本(身shēn)就是一件非常難以置信的事(情qíng),就連林虎,都癡癡的看著張麒天手中的畫。

    “當然是她,不是她還能是我不成,不過,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我現在有件事(情qíng)要去做,你們倆幫我么”張麒天轉過(身shēn)來,臉色嚴肅的看著二人。

    “說的什么話,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肯定幫你”林虎沒有絲毫猶豫的,把自己的(胸xiōng)膛拍的隆隆作響,豪邁無比的說道。

    木大書也點點頭,說道:“你說吧,我們一起去便是。”

    張麒天點點頭,“我的殺父仇人,現在就被關在這個地方”張麒天用手在地圖上指著,那是一個被四面高墻圍起來的院落,里面的畫筆略顯扭曲,不甚清楚,顯然是小丫頭平(日rì)里也只從外面看過,并沒有進去過。

    “他們現在被那兩個尊者封印了全(身shēn)功力,正是下手的好機會,而那兩位尊者要閉關,我們也免去了后顧之憂,你看,我們是什么時候動手”張麒天問道。

    木大書揉揉眉心,打開窗戶,吸了一口從外面吹進來的涼氣,說道:“當然是他們一閉關,我們便動手,只是,那幾個女子就太可憐了,采補元(陰yīn),真正的修仙人是不會這樣做的啊。”

    張麒天也嘆口氣,說道:“若我有實力,我肯定會去救他們,可是此時,我恐怕連她們的面都見不到就被那尊者殺掉了,去也沒有用。”

    此時,門外響起了腳步聲,張麒天一愣,凝神聽去,并無第二人,方才放下心來。

    小萱推門進來,看到三人正拿著自己畫的圖看,高興的問道:“三位哥哥,你們在看小萱的畫嗎,小萱畫的好不好啊”,小丫頭大眼睛一眨一眨的,看起來甚是可人。

    “好看,當然好看了,小萱,宴會怎么樣啊”木大書低下(身shēn)說道,聽到木大書的夸獎,小萱高興的笑了笑,但聽到木大書問自己宴會怎么樣,臉又變得有些不開心。

    “那些哥哥姐姐都不喜歡我,也不和我玩,宴會也和以前一樣,一點意思都沒有”小萱撅著嘴說道。

    張麒天卻是計上心來。

    (鮮花啊,鮮花啊,以往都是每天400的,今天怎么才200啊,傷心了。。。)

重要聲明:小說《焚圣》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一百章.準備行動手機閱讀

快速赛车开奖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