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赛车开奖app|快速赛车游戏

 

第一百零四章.將死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曉離 書名:焚圣
    從(日rì)出到(日rì)落,從白天到黑夜,有人在(身shēn)旁,和孤單走在荒涼的古道上,心境是完全不同的。00ks.com泡()

    這種孤單感覺,來的竟是如此突然,以至于,張麒天都有點害怕,尤其是,這條古道兩旁,是不算太高的連綿不斷的山脈。

    腳下的青石板,由于時(日rì)久遠,踩在腳下,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響,偶爾會從青石板的縫隙間,竄出各種蟲子,發出悉悉索索的聲音,在這夜色籠罩中,更襯托著這片地方的幽靜。

    張麒天腳下減慢了一些速度,運轉著體內的斗氣,平復著因為昨晚的戰斗而引起的傷勢,這經脈的傷勢,是越來越重了,張麒天嘆息一聲,也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完全恢復。

    進階裂山的瓶頸,雖然已經可以感覺的到,但卻是像大山一樣,橫亙在前方,根本沒有突破的可能。

    遠處出現了一聲豺狗的叫喊,但小狗也叫了兩聲后,卻是一切都沉靜了下來,再也沒有任何聲響。

    這條古道,穿過山脈,也不知盡頭會不會是亂星海。

    就這樣行走在古道上,一陣涼意襲來,張麒天都不由的縮縮(身shēn)子,緊了緊衣領,冬天要來了。

    張麒天稍不做停歇,但在后半夜,他回頭望去時,卻發現,遙遠的天際,出現了兩顆星星,這兩顆星星,比起其他來,要明亮了太多,讓人一眼就能看到。

    “來的還真快”張麒天恨恨的說了聲,加快了速度,后面那兩顆星星,正是有人用斗氣御空飛行時,所顯現的形狀,張麒天知道,那就是副教主和護法了、

    兩邊黑暗的山脈在不斷倒退,林中呼呼的風響,帶起詭異的聲音,仿佛有輕柔女子,在(身shēn)邊泣聲低語。

    這山脈,卻是連綿不絕數百里,張麒天從官道上,認準了方向,一路奔跑,竟然在清晨太陽出來時,便看到了遠方無盡的大海,迎面的風,帶來的也都是帶著海水氣息的味道。

    張麒天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心中開朗不少。

    后方的人影雖然看不到,但張麒天知道對方一定不會停腳,因為如果自己進入了亂星海,對方就一定追不上了,自己擁有修魔的功法,手中的黑木也并不像是正常的法寶,假扮修魔人,卻是簡單不過。

    只是,在遙遠的海邊,還佇立著一座城,此城,名為“滅仙”,意思就是,修仙的到了這里,就必須要停步,再向前,就只有死路一條了。

    張麒天不敢把自己的功法換成“九幽魔焰決”,此時經脈還不足以承受那么高強度的斗氣運轉,但后方的人,必然是越來越近,自己若經脈再次破損,速度提不上去不說,恐怕還很可能要停步在此地療傷。

    又是兩(日rì)過去,后方上空飛行的兩人,已經可以隱約看到了,而此時,他也在就在“滅仙”城外不遠處。

    后面的兩人,顯然也看到了他,半空中,猛然一聲斷喝“小兔崽子,給我站住!”那副教主說著話,手中憑空一撐,張麒天只覺這地面都是猛地震了一下。

    天空(陰yīn)風陣陣,怒號不休,將地面的枯草,刮得漂浮不定。

    猛然間,在張麒天頭上,出現了一座大山,向著張麒天壓來。

    張麒天連忙加快速度,大山落在(身shēn)后,發出轟的一聲,一地的塵土,都被震起三尺多高,張麒天在跑動中,也覺地面突然一個不穩,幾乎要摔倒。

    連忙穩住(身shēn)形,張麒天向著近在咫尺的“滅仙城”跑去,但望山跑死馬,雖然那城,就在面前,可卻一直達不到。

    就在此時,卻見那副教主,嘴里念咒,手中出現了一縷縷火線,火線逐漸蔓延,很快便有幾百丈長短。

    火線來回往復,左右穿插,很快將這片天空,映照的一片火紅,絲絲風吹來,都帶著一種異樣的(熱rè)氣。

    這火線卻是很快便在張麒天(身shēn)周百丈內,圍成了一個圈,將張麒天牢牢的(禁jìn)錮了起來,頭頂上,正是那大山,山上巖漿遍布,顯然是又增加了威力。

    張麒天心中苦澀,低聲對(身shēn)邊的小狗說道:“你快跑吧,我也護不住你了,想來他們此時也不會在意你,你還有一絲機會,我怕是要死在這里了,快走吧。”

    此時,卻見那小狗眼睛中也是一片血紅,對著遠處的兩人,“汪汪”的叫個不停。

    “該死的,你這不是找死么,干嗎要這樣啊”張麒天一把抓住小狗,想把小狗扔出去,但觸手之處,竟如在地上生了根,用盡了全(身shēn)的力氣,都不曾把小狗提起半分。

    張麒天著急萬分,但也一點辦法沒有。

    遠處副教主蒼老的聲音傳來:“給你一次機會,交出那珠子,我可以留你全尸,要不就,死。”

    莫不說珠子已經沒有了,就是有,張麒天也不會給他,即使,已是萬分的困境。

    即使,已是千鈞一發。

    “不知道”張麒天冷冷的開口,眼神中,已經帶上了決絕之色。

    “竟然如此堅決么?和你那爹真是一模一樣啊,那就去死吧”半空中,那副教主眼神中帶著些許凄厲,此次行動,本以為會很簡單,畢竟張麒天只是一個十七歲的小孩子,而他,帶了六個護法,還有一隊火苗出來,這些都是火麟教的精銳啊,可是,在這一路,六個護法只剩了(身shēn)邊這一個,一隊火苗沒有一個存活下來,自己要是回去,也難免會遭受教主的責罰,要是拿到那珠子還好說,要是拿不到,回去自己的罪就大了。

    副教主眼神中有著瘋狂,手猛地向下一揮。

    四周的火線,瞬間綻放出丈許的火光,沖天而起,在四周化作了一個高高的火圈,半空大山上的巖漿,也立刻燃燒了起來,奔騰不息,一聲聲如野獸怒吼般的聲音從山上傳出。

    “小東西,對不起,是我害了你”張麒天在此刻,早已沒有了去反抗的意思,一個狂武,一個受了傷的狂武,對付一個毫發無傷的破地強者,哪怕是副教主讓張麒天打,恐怕張麒天都不見得能打動。

    (陰yīn)風陣陣,半空中回旋的風,吹過大山,帶起寸長的火苗遠去,發出嗚嗚的聲響。

    天空,越發黯淡了。

    大山猛地向下面擊來,張麒天彎下腰,把小狗牢牢的護在了自己的懷里。

    可在這片刻間,小狗卻滑不留手,從張麒天的胳膊間,猛地竄了出來。

    抬頭!看天!

    此刻的小狗,卻如同是征戰沙場,百勝凱旋的將軍,眼神中,帶著無匹的銳利,鋒芒。

    接著,小狗腳下一蹬,化作一道白光,直直的向著那大山撞去。

    “不要啊!”張麒天看著半空中已經消失在一片火光中的小狗,慘厲的叫喊著。

    早知道今(日rì),他不會去救那個斷了一條腿,被那猙獰幽獸追趕的小家伙。

    早知道如此,他會狠心的把它留在它曾經生活過的地方。

    早知道這樣,他不會(允yǔn)許自己對小狗表現出一絲疼(愛ài)。

    “啊!!!”他仰頭,狂嘯!

    半空的風,帶動著他的長發,高高的向后揚起。

    天地,仿佛在這一刻靜止了下來。

    這個瞬間,已經是永久的凝固下來。

    “砰!”他周(身shēn)全部的經脈,在一個剎那全部爆裂開來,從“靈虛御焱術”,瞬間切換成了“九幽魔焰決”!

    三寸黑火,忽的冒起,經脈中爆發出的血液,在瞬間被蒸發作血氣,強大的氣息,從他體內猛地散發開來。

    他猛地蹬地,劃破這層層灼(熱rè),手持著黑木,向著大山撞去。

    對不起,父親,您的仇,我無法報了。

    對不起,兄弟,說好要來看我的,我卻先走了。

    對不起!那心中纏繞的人兒,我還想再見你一眼!

    心中瞬間,劃過無數的念頭,少年的眼角,一顆晶瑩的淚滴隨著風,向遠處飄去。

    片刻間,天地一震,外圍的風,猛地又大了三分,呼呼的聲音不斷,這片土地,如同受了什么刺激般,轟轟的震動不不止。

    “狗崽子,還要垂死掙扎嗎?”那副教主一聲大喝,手中木杖向半空一扔,頓時,木杖迎風而長,化作百丈長木,向著大山沖來,但他的眼睛,卻是不經意的向遠處的“滅仙城”瞥了一眼。

    這里,不是修仙者久待之地,如此大的動靜,恐怕那里早已聽到了,不迅速的解決,自己恐怕只能跑路了。

    卻見那木杖,從大山正中,猛地插了進去。

    剎那間,大山上巖漿再(熱rè)三分,那種野獸吶喊之聲,恍若雷霆,聲聲震碎人的心神,無數的火焰,騰空而起,隨著風飄動不休,在半空燃燒一段后,逐漸熄滅。

    而此時,地面震動更為明顯,轟轟之聲不絕。

    片刻后,便聽咔嚓一聲,方圓百丈之內的土地邊緣,瞬間出現了幾道裂縫,緩緩的向上升起。

    遠處的“滅仙城”內,已經隱隱出現了人影,副教主冷冷的看了一眼,不過是一些小雜魚而已,量他們也不敢在此地對自己動手。

    他(身shēn)邊的護法,早已被這種陣勢震懾住,看著里面凌空沖起的一人一狗,以微不可聞的聲音輕輕嘆了一口氣。

    (這章寫的還是比較有感覺的,不知道大家怎么看,狂暴點吧,給我大把大把的鮮花,如果有貴賓票子,那就更好了,嘿嘿,呼喊一聲,鮮花啊)

重要聲明:小說《焚圣》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一百零四章.將死手機閱讀

快速赛车开奖app